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媒婆萧九娘 > 134:偷梁换柱
    “想不想清楚这都已经定下来了,反正你也喜欢顾明生不是吗?总不能让我嫁给顾明生,你能接受得了吗?”

    钱思思不说话,显然她是不愿意的。

    躲在墙上的莫涟漪看着听着下面的一切,有些混乱。

    而后,远处似乎来了一名丫鬟,莫涟漪见情,立马用树叶遮挡自己的身体,避免被发现。

    丫鬟进了院子,对钱思思微微福身,后直接走到那个女人的身边,毕恭毕敬道:“大小姐,药熬好了,咱回去喝吧。”

    大小姐?!钱思思不是钱府的大小姐吗?!为什么这丫鬟叫那个女人大小姐?!

    莫涟漪越来越混乱。

    须臾,女人便随着丫鬟离开了院子。

    主仆二人走远之后,莫涟漪才从墙壁上跳了下来。

    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平复好之后,假装自己刚刚返回,敲门。

    钱思思将将准备回屋,听到有人敲门,又去开门。

    “那个思思小姐,是我。”莫涟漪皮笑肉不笑。

    “嗯?莫姑娘有什么事吗?”钱思思脸上丝毫看不到紧张,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莫涟漪抿抿唇,“那个,我的披衣好像落在思思小姐的院子里了。”

    钱思思转头一看,果真,石凳上有一件披衣。

    她笑笑,“等等。”后拿来披衣还给莫涟漪。

    “谢谢。”莫涟漪也没打算和钱思思道破什么,“那我先走了。”

    “诶等等!”钱思思忽然叫住莫涟漪,“那个莫姑娘,方才走来,有没有看见什么人啊?”

    莫涟漪该是知道钱思思想问什么,摇摇头,“什么人啊?好像没有呢。”

    “呵呵,没事了,莫小姐慢走。”

    “好的。”

    后,莫涟漪加快脚步,远离这奇怪的地方。

    府外,萧九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奇了怪,这涟漪不是取个衣服么?咋这么慢...”萧九等的有些无聊。

    不一会儿,莫涟漪出来了,面色不太好。

    “涟漪你怎么了?”萧九一眼就看出不对,问。

    “啊?没...没什么。”莫涟漪回答得似乎有些心虚。

    不过好在萧九没有追文什么,拍拍她的肩,“行吧,那咱们上马车回去吧。”

    “嗯,好。”莫涟漪咬咬唇,不知要不要把刚刚看见听见的告诉萧九。

    钱家和顾家的婚事就如此顺利的定下来了,婚礼举办放在十日后。

    成婚之前,有许多需要准备的事宜,当也需要萧九出面,萧九在,莫涟漪自然也在。

    而这几日,莫涟漪也一直很纠结,纠结要不要把钱府有双胞胎姐妹的事告诉萧九。

    可是有些疑惑她还没搞清楚,她担心若是直接告诉萧九,这桩婚事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现在真的太缺钱了,莫涟漪也是第一次跟人说媒,她不是特别了解行情,她担心婚事不成就拿不到钱,那岂不是亏大了。

    想来想去,莫涟漪还是把话憋在肚子里。

    钱府。

    这天,萧九又要去钱府办些事情,因为有些麻烦,她便让莫涟漪留在钱府,自行出去办事。

    趁此机会,莫涟漪偷偷前往钱思思的院子。

    “叩叩叩——”莫涟漪思虑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抬手敲门。

    很快,又是钱思思开的门。

    “嗯?莫姑娘?”看见是莫涟漪,钱思思疑了疑,下意识看了看莫涟漪身后有没有人。

    “思思小姐,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嗯...方便吗?”莫涟漪咽了咽口水,还是问了出来。

    钱思思微微敛眉,后恢复笑容,“当然方便,莫姑娘请进。”

    进了院子,一如既往没有其他的人,连个下人都见不到。

    “思思小姐,你...你这住的地方为何一个人都没有?伺候你的下人呢?”莫涟漪环顾四周,随口问。

    “我喜欢清净,平日没事都支走下人的。”钱思思很自然地回道。

    “是这样吗?”莫涟漪心里是不相信的,“思思小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你...是不是还有个姐姐呀?”

    突如一问,钱思思心下一抖,脸上明显出现了细微的表情。

    须臾,她微微一笑,许是装傻,“嗯?莫姑娘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莫涟漪不再陪笑,脸色变得很是正经,“钱夫人要嫁出去的是思思小姐,所以说的都是思思小姐,关于其他的,钱夫人半字未提,萧九娘觉得没必要也没多问。但...似乎就疏忽了些什么?对吗?思思小姐?”

    钱思思低下头,唇角微微一勾,轻飘飘地回了句,“所以莫小姐是知道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妹了?呵呵,是啊,我确实有,是我的妹妹,钱晶晶。”

    “哦?你的妹妹?难道...你不应该就是晶晶小姐吗?”莫涟漪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女人。

    对,正如莫涟漪所言,她不是钱思思,她就是钱晶晶。

    钱晶晶没想到莫涟漪会连自己的身份都知道了,猛地抬头对上莫涟漪的眼。

    后,钱晶晶笑了声,“莫姑娘说什么呢,我就是钱思思呀!”

    “那天我落了披衣在你这,已经听到了你和你姐姐的所有对话了。”莫涟漪不再隐瞒,在当事人面前,干脆直话直说,“我听到了代嫁,听到了私奔。”

    被莫涟漪如此毫无遮掩的质问,本是镇定的钱晶晶也开始有些紧张起来,缓了好一会,才说道:“所以莫姑娘今日过来是何意呢?想揭穿我们?”

    “当然不是!”莫涟漪看了眼屋门,“揭穿你们对我和萧九娘有什么好处呢?我来找你,来说这些,只想告诉你,既然你和真正的思思小姐决定了互换身份,那就永远不要被暴露!要做就做到绝对,不要出现任何的问题!”

    她不管这些男男女女的情感,她管的就是钱,她只想看到钱。

    她担心这对姐妹被人发现身份,担心这次婚事有什么变故。

    “我就说了,这种不讨好的事,莫姑娘应该不会做的。”钱晶晶松了口气,“放心吧莫姑娘,既然我们决定好了,断然就会做下去!到死都不会被人发现的。”

    “有你这句话就行。”莫涟漪点点头,“还有,我没有和萧九娘说,你也别让她知道,之后该结亲结亲,该私奔的私奔,谢媒礼一分都不可以少!”

    “放心吧!”能和莫涟漪达成一致,钱晶晶何乐而不为。

    “那行,说好了,我也没什么要讲的了,就先走了。”说着,莫涟漪又看了眼屋子。

    钱晶晶注意到,轻笑一声:“莫姑娘是不是很想见见我姐姐呀?”

    莫涟漪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钱晶晶很懂事,对着屋门喊了声,“姐姐,出来吧!”

    须臾,真正的钱思思走了出来。

    和那天莫涟漪见到的一样,如今近见一看,这真正的钱思思还真是分外憔悴。

    忧郁症,这才是忧郁症真正的表现。

    “姑娘好。”钱思思在屋里早已听见了一切。

    “终于见到思思小姐本人了,当真...当真和晶晶小姐长得一模一样。”莫涟漪不知道怎么评价钱思思。

    说人脸色不好肯定不礼貌,可是钱思思真的是身上下都是透露着忧郁。

    “呵呵,姑娘...多谢了。”钱思思微微俯身。

    莫涟漪觉得客气了,“其实也没什么。”

    “莫姑娘,我有一点不懂,这...萧姑娘不是你的师父吗?为何,这事你不想让她知道?”钱晶晶问。

    “不知道,总感觉她不会帮着你们偷梁换柱。”莫涟漪摸了摸下巴。

    虽然和萧九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莫涟漪可以感受出一点就是,萧九有些地方太过正直。

    “呵呵那这么说,咱们就不告诉萧姑娘了呗!”钱晶晶走到钱思思身边,勾住她,“姐姐,一切都不再怕咯!”

    钱思思垂下眼帘。

    莫涟漪最后看了眼两姐妹,便走了。

    *

    几日过后,是钱家和顾家大婚的日子。

    这日十里红妆,不亚于玄玉镇任何两家人的婚礼。

    只有莫涟漪知道,拜堂的是钱晶晶和顾明生。

    钱思思带着面纱出现在贵宾席,看着自己的妹妹先成了亲。

    想想自己和自己喜欢的男子,以后结亲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场面。

    说起两年前和那个男子的相遇,她到现在都仿佛是在做梦。

    “小姐。”这时,丫鬟走了过来,悄悄对钱思思道,“新娘请小姐过去。”

    钱思思拽紧衣袖,点点头。

    到了钱晶晶的洞房,见她已经掀了盖头。

    “姐姐,来!”穿着新娘服的钱晶晶很美,在钱思思面前转了一圈。

    钱思思看着自己的妹妹今天这么美,心里也为此高兴,“晶晶今天真美。”

    “姐姐。”钱晶晶握住钱思思的手,“我知道你明天就准备走了。”

    钱思思低下头,气氛有些伤感。

    “姐姐,妹妹这边有些钱和首饰,你收好,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及时联系我,知道吗?”

    “嗯。”钱思思不知道说什么。

    关于她和季林,只有钱晶晶知道,二人是姐妹,自然互相了解,互帮互助。

    代嫁本是很大的牺牲,可是钱晶晶根本没有考虑很多,她愿意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