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媒婆萧九娘 > 094:最好的她
    “萧宝儿,爽吗?”出了衙门,萧九冷不丁地飘来一句,不屑地看向萧宝儿。

    萧宝儿怒瞪萧九,“你别得意。”

    “我可没得意,倒是你,最好不要再投机取巧想招惹我。”萧九很严肃地警告,“现在的我不再是以前那个任由你们胡来的萧九,你是治不了我的!”

    “治不治得了,走的瞧!萧九,你偷我首饰背叛家族,早晚要接受惩罚!”

    “家族?呵呵......”一个姓罢了,也配得上是家族?

    这家人除了没有让萧九死掉...哦不...他们已经‘杀’死了原来的萧九!

    真正的惩罚,应该是他们的!他们只配一辈子生活在那样的小村子,永无翻身之地!

    “小媒婆!小媒婆!”这时,宁钰来了。

    萧宝儿见情,立马不再跟萧九争辩,扭头就逃了。

    “小媒婆,怎么样,进了一次公堂,感觉刺不刺激?”宁钰调侃。

    “可刺激了呢!”萧九耸耸肩,挑眉:“那不记档案,该是神通广大的小公子到付大人那通融的吧?”

    这古代衙门和前世的公安局性质,只要进去必定要登记做笔录。

    “你本来就是被冤枉,本不该吃这道亏嘛!”宁钰笑道,“小爷只不过和舅舅提了提,这可不是走后门,你别误会啊!”

    “知道啦。”

    经历这一事之后,萧九就开始意识到,萧宝儿一家如今碰上自己,怕是随时都会找上麻烦。

    治病要治根,所以她该怎样才能完摆脱这家人的骚.扰呢?

    *

    “四皇子,你可还记得苏静瑶?”

    苏静瑶毫不意外的再次上榜,吴飞迫不及待地向四皇子推荐此人。

    四皇子悠哉地吃着葡萄,点点头,“本皇子就记得这一个人名,当然知道了。她不是又轻松的过关了吗?挺厉害的。”

    四皇子如此一说,吴飞兴奋地舔了舔舌头,搓搓手,小心翼翼地探道:“四皇子既然对此女子比较关注,敢问有没有想法认识认识?”

    闻言,四皇子吃葡萄的手一顿,斜眼看了眼吴飞,勾了勾唇角。

    “吴公子这句话好像另有深意啊!”

    对皇家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众皇子当中,唯四皇子最为爱玩。

    这个玩可以暗含许多的意思。

    但四皇子玩归玩,在朝廷政事上却丝毫不逊于其他皇子,甚至都很明显的列入了皇帝未来继承人的人选当中。

    “四皇子这话说的,吴飞只是觉得,四皇子身份尊贵,苏静瑶能被四皇子熟记,那是她的福分!若是四皇子想要认识这位女子更或者与这位女子结友...相信她会很高兴的~”吴飞不把话说白,但懂得人自然懂。

    果真,四皇子起了兴趣,拍拍手抿了一口茶,后道:“既然吴公子如此好意,那就麻烦吴公子安排了。”

    “四皇子放心!此事吴飞定当好生安排!”

    ......

    苏静瑶过了复赛一轮,东方覃没有再一味的请吃饭,而是变了法子邀请苏静瑶逛夜市。

    每次赢了赛,东方覃都是第一个找上她的。

    这让苏静瑶不得不有些动容,觉得东方覃真的是个用心的男子。

    再回想起吴飞,她已经感受不到丝毫能给她带来的欢喜和惊喜了。

    或许就是最后的那点眷恋和执念,让她没有完放弃吴飞。

    晚。

    “苏姑娘,在下见你头上的那根发簪带了好些时段,也就这一根...嗯...在下猜想或许是苏姑娘很喜欢这支发簪?”细心的东方覃委婉地问出口。

    听言,苏静瑶下意识摸了摸头上的发簪,而后,内心叹了一口气。

    这不就是吴飞难得送的发簪嘛,自己习惯性天天带着它,要不是东方覃提及,自己都忘了这是吴飞送的了。

    “呵呵,小女子与其他女子不同,对这些发饰打扮没有过多在意,怎么舒服怎么来,这发簪带着习惯了,就没怎么去换。”苏静瑶随意编了个理由。

    “嗯......这样说啊。”东方覃好像另有心思,须臾回道:“那...在下有个不情之请,想带苏姑娘买些首饰,就当是在下庆贺苏姑娘通过复赛的贺礼,可好?”

    东方覃比较绅士,做什么举动都会和苏静瑶报备一下,征求她的同意。

    再或许,也可以说他是个直男,给女子买东西还要寻求同意,那女子哪好意思接受呀。

    这不,苏静瑶尴尬地回道:“不用不用!小女子多谢东方公子好意,但这段时间东方公子实在破费了,小女子太不好意思了!”

    “这有什么啊。”东方覃可大方,不以为然,“你就当在下是你才华的追捧者,膜拜者,这些都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而已。”

    每次约会前,萧九都会再三叮嘱,没到时机不要和苏静瑶表达心意。

    就让苏静瑶以朋友的方式慢慢相处下去。

    再者就是,当涉及物质上的心意的时候,问过之后就不要再多问,直接表现。

    东方覃孺子可教,拉起苏静瑶的手腕,“哎呀苏姑娘不要推辞在下好意了,走吧走吧!”

    苏静瑶:“东方公子......”

    经过东方覃打听,二人来到了镇上名气最高首饰做工最精细的店铺。

    “欢迎二位客官,请问二位客官有什么需要吗?”

    “店掌柜,敢问贵店有没有什么稀品?就是独一无二,世上独一无二...”东方覃选择目标十分的明确。

    他就是想送给苏静瑶一只独一无二的发簪。

    店掌柜听言,下意识看了眼苏静瑶。

    “有!当然有了!二位客官随我来!”

    须臾,店掌柜从密箱中取出一块美玉,展示给东方覃和苏静瑶看,介绍道:“这是我五年前去西部采购,意外得到的稀品,仅此一块。这块玉当时我可是花了万两才购来,一直没敢去雕作首饰,担心雕坏了就废了,所以始终藏在箱子里。”

    话落,将美玉递给苏静瑶,意思让她亲自感受一下。

    这块玉形状圆润,仿佛整块玉里都浸着水一样,水润且有光泽。是上等的老坑翡翠,端在手上都能感受到玉里传来的淡淡灵气。

    苏静瑶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白玉,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和喜爱。

    东方覃一眼看出,立马毫不犹豫地对店掌柜说道,“好!那就要这块玉了,麻烦掌柜的将这块玉雕制成一只玉钗,价格好说。”

    “诶等等!”东方覃突然下单,可把正在观赏美玉的苏静瑶给惊回了神,立马把美玉还给店掌柜,“东方公子...这太昂贵了,别...小女子真的受不起......”

    苏静瑶家是书香门第,从小过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从未感受过大富大贵的日子。所以大家也没有称她为小姐而是姑娘,毕竟她确实不能算个千金。

    这美玉进价都是万两,再经过雕作,价格岂不是更不能想象。

    苏静瑶不是贪图之人,如此,她断然不会接受。

    店掌柜认得苏静瑶,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有男子陪同苏静瑶来看首饰的。经验丰富的掌柜看得出,这个东方覃应该很喜欢苏静瑶。

    “苏姑娘,这美物配美人本就理所应当,不能因为价格就失去一个美物啊!况且刚刚苏姑娘好像是很喜欢这块美玉的呢!”生意人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大生意。

    东方覃心中其实早就决定要为苏静瑶买下这块玉了。

    同时也能预料到苏静瑶会拒绝。

    “掌柜您稍等。”东方覃笑笑,“苏姑娘,来,在下这边和你说。”

    到一边,东方覃小声耐心地说道:“苏姑娘,在下知道你会不好意思,所以,在下这边提个意见,苏姑娘听听看看能不能成。”

    “你说。”

    “既然苏姑娘认为现在承受不起这块美玉,那不如就先让店里雕作,待到苏姑娘赢到决赛拔得头筹,届时在下再赠,可好?”

    “不......”

    苏静瑶还未拒绝,东方覃接道:“苏姑娘若是拔得头筹,身份断然也高了好几个档次,那时候这块美玉,苏姑娘是完配得上的。”

    苏静瑶知道东方覃好意,但是......

    自己怎么都难以接受啊......

    “苏姑娘,你不用看价格不价格的,你只需要知道,就像刚刚掌柜说的,美物配美人,你就是应该拥有这世上最珍贵,最美,最独一无二的好物!”

    这话,可算是说的苏静瑶脸红了。

    东方覃对她,真的太好了,也太舍得了。

    明明自己那么反抗相亲,那么坚决不愿意同他谈男女婚约之事。

    可他,还是愿意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浪费金钱。

    这样专心温柔的男子,实为难得。

    “瑶瑶。”忽然,东方覃唤了声她的乳名。

    磁性温柔的嗓音让她不禁间心跳加速。

    “瑶瑶,你就放宽心,好好继续后面的比赛,争取拔得头筹,到时候,我必当场赠上发钗,让所有人看见,所有人知道,你苏静瑶,是最好的。”

    “东方公子......”苏静瑶俨然已经动容了。

    她抿抿唇,内心挣扎了一会,最后,还是选择妥协。

    “那...那瑶瑶...就多谢东方公子的好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