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媒婆萧九娘 > 058:宁钰宣战
    后来,秋老爷受到了应有的罪刑,薇薇与沐心儿吃完最后一顿饭后,哭了整整一晚上。

    第二日,赵文羽带沐心儿回老家,萧九等人前来送行。意外的是,洛流苏也来了。

    洛流苏给了沐心儿一瓶药,说是能辅助缓和病情。

    沐心儿跪拜谢过洛流苏,之后,便随赵文羽真正离开了古清镇。

    其实,这段时间洛流苏虽未出面,但一直暗中帮助萧九,不知他哪来的稀有药材,花了十个日夜磨出这一瓶,可以说价值千金。

    萧九知道后,满目崇拜,看得宁钰不禁眼红洛流苏。

    “我们回去吧!小媒婆!”

    此刻,只剩下萧九,洛流苏,宁钰三人。

    当宁钰说出这句话时,场面逐渐尴尬。

    萧九为难地看了眼洛流苏。

    谁知宁钰突然一吹口哨喊来马儿,后直接拉起萧九的手腕。

    “诶小公子你等等......”萧九认为这样走会显得很没礼貌,于是用力挣脱出宁钰的手。

    萧九的举动让宁钰没有想到,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一...一起吧...”萧九咬咬唇,内心挣扎了好一会,才支支吾吾说出口。

    话落,宁钰的额头立马多了几道黑线,显然,他是不情愿和洛流苏同行的。

    作罢,冷哼一声,“小爷才不会和他一路!既然你不和小爷走,那小爷自己走便是了!”

    下一秒,萧九根本来不及解释,宁钰一跃马背,“吁”了一声驾起马。

    “小公子——”萧九追了几步,奈何宁钰头也不回,就这样真的离开了。

    她心中万分复杂,不知何时才能让宁钰接受洛流苏。

    明明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瓜葛,为何宁钰对洛流苏的怨气会这般大......

    也许在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那个答案太糟糕了,她不愿承认。

    “留下来做什么,你刚刚应该和他走的。”洛流苏缓缓走到萧九身旁,轻飘飘来了句。

    “哼!”萧九瞪了眼洛流苏,“我有病可以了吧!”

    这货明知故问,她都已经够头疼了好吧!

    “你知道就好。”

    萧九:“!!!”

    她刚刚就不应该考虑洛流苏一人太孤独!没错!就应该和宁钰一起走的!最起码还能骑马!不用徒步!

    越想越后悔,萧九瞬间不想理会洛流苏,气鼓鼓地大步往前走。

    洛流苏一把拽住她,“女孩子走路要得体。”

    萧九:“你可以不用把我当做女的!”

    “胡话。”洛流苏拽着不放,又道:“宁小公子对你很好,你不要辜负人家。”

    “我知道!”萧九不知道洛流苏说这些想表达什么。

    这男人有时真的让她捉摸不透。

    “好好珍惜吧。”说出这句话时,洛流苏语气带着说不清的情绪。

    萧九怔住,半天不知回什么好。

    洛流苏的话让她感觉,他在赶她往别的男子身边去。

    眉头一皱,质问洛流苏,“你是不是嫌我有事没事缠你烦了,所以变着理由赶我走啊!”

    洛流苏轻叹一口气,没有回答。

    萧九一甩袖,“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但是我的选择不需要任何人来决定!”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本就时常纠结于宁钰和洛流苏之间,如今洛流苏这样的态度,让她一时心中好不是滋味。

    要知道,在古代,宁钰可是第一个对她愿意付出所有好的男子。

    但...她将宁钰只看做弟弟。

    有些事情看破不说破是不想让关系尴尬。

    是的,她就是心属洛流苏,不管洛流苏做什么,她就是觉得只有洛流苏能让她心动。

    然她好强啊,她会死皮赖脸粘着人家,却不会迁就人家,不会让自己将就。

    “我没有决定你的选择。”

    他只不过,希望她能做对的选择。

    这丫头所为,他看在眼里,什么心思早已了解,可是,他不敢受。

    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好了,上车吧。”

    也不知这洛流苏什么时候竟叫来一辆马车。

    萧九赌气般地站着不动。

    “不上车的话,我可是先走了。”

    萧九动摇,因为她知道,洛流苏这男人有时就是会做出这种事。

    果然,话出几秒,洛流苏直接上了马车。

    萧九慌了,放下面子急忙跟了上去。

    洛流苏:“师傅,可以走了”

    *

    宁钰没有回府,独自找了一家酒馆喝闷酒。

    小店难得碰上这样的贵客,老板十分热情。

    可此刻的宁钰谁都不想理会,他太烦躁了,只想独自借酒消愁。

    周边其他喝酒吃饭的客人注意过来,开始纷纷议论宁钰。

    虽说是个纨绔公子,但宁钰对酒却不是很感兴趣,今儿个他实在找不到发泄之处。

    他认识小媒婆已经两个多月了,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如此主动。

    这种感觉也是第一次才有,很微妙,是那种控制不住,由内而发。

    他从不承认自己比别人差劲,可也不知为何,没能在小媒婆面前鼓起勇气。

    他已过束发之年,所谓人情世故清清楚楚,小媒婆的心思,他十有八九也看出来了。

    但他真的不服,不甘,毕竟,他认为那个男人并不比他对小媒婆做得多!

    心中还是有股傲气,推动着他不断欲改变小媒婆的心思。

    不知不觉喝了好些酒,估计是酒意上头,握在宁钰手中的酒杯猛然被他捏碎,声音吓到了旁人。

    手心被碎片扎出了鲜血不断渗出,老板见了慌了手脚,忙随手拿了块湿布给宁钰止血。

    “哎呦喂我的小公子,您这是作何啊...”

    古清镇第一纨绔小公子在他这种小店受了伤,可不是为难他嘛。

    宁钰甩开湿布,拍了几锭银两在桌上。

    走人。

    ......

    洛流苏刚准备关门,却被人一手挡住。

    抬眼一看,是宁钰。

    还未开口,身为医者的他,一眼瞧见了那还在不断滴血的手掌。

    “进来包扎。”

    “小爷不是来看病的!”宁钰醉的不行,有点发酒疯的趋势。

    浓重的酒味让洛流苏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站在门口也不像个样子,洛流苏开口,“有事进来说。”

    “进去就进去!小爷不怕!”说着,宁钰摇摇晃晃进了医铺。

    洛流苏顺便把门关了。

    “洛流苏!小爷今天就跟你说明白了!”下一秒,宁钰吐字不清指着洛流苏喊到,“萧九娘...是小爷我先看上的!她只能是小爷的!”

    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宣战。

    闻言,洛流苏没有什么反应,顿了顿,走到一旁拿了纱布和雄黄,准备给宁钰消毒包扎伤口。

    然而...宁钰直接甩手摔开。

    “这点小伤算得了什么!你不用在这里给小爷假心假意!”醉了酒的宁钰更加顽固不化。

    不过好在,洛流苏很有耐心。

    “就你现在这副模样,如果让你去找她,你敢吗?”洛流苏看着宁钰,“和她相处这么长一段时间,她是何脾性,我相信你很清楚。”

    几句话,直接说得宁钰哑口无言。

    结结巴巴好一阵,才没底气地回了句:“那...那又怎样!”

    “与其在这和我说废话,不如自己多做点别的有意义的事,让她对你改变心意。”

    这样的宁钰,让洛流苏不忍心打击。

    倒也是苦情之人,洛流苏长宁钰几岁,理应谦让。

    况且,洛流苏自己也觉得,有时候,宁钰比他在她身边要付出得多。

    宁钰垂下眼帘,口气忽转了味,自嘲一笑,“做多少也没有用,小爷知道,小媒婆喜欢你。”

    “任何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只有你坚持。”没想到,洛流苏会劝说宁钰追求萧九。

    如若萧九此刻在这,听到洛流苏说出这句话,不知会是何等心情。

    “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不要想太多,大局未定,一切皆有可能。”洛流苏一字一句说得说那般的真切,根本没有要与宁钰抢萧九的意思。

    “你跟小爷说这些,难不成你不喜欢小媒婆?”宁钰本是醉的不成样,可当他听到洛流苏说的这两句话时,头脑忽然清醒了几秒,问。

    可...洛流苏没有回答。

    须臾,宁钰抵抗不了酒精的控制,头疼地瘫坐到椅子上。

    洛流苏借机快速给宁钰的手包扎伤口。

    而后,给宁钰施了两针,缓和酒精给神经带来的痛楚。

    后来,宁钰累了,睡去了。

    渐渐的,外头的乌云弥漫在整个天空,不等行人散去,雷电一闪,大雨即刻便疯狂地从天而降,黑沉沉的天似乎都要塌下来了。

    本想出门前去宁府让人带走宁钰,想来如今天公不作美,洛流苏作罢。

    那只能委屈这醉鬼在椅子上睡一夜了。

    另一边。

    萧九推开窗望着毫无征兆的倾盆大雨,不知为何,内心有些复杂。

    回来之后,不见宁钰,也未去找他,小白灵好像生病,让她开始内疚。

    是个媒婆,可惜处理不好自己的感情事。

    “为什么啊...哎!”萧九望着被乌云吞噬的天空,叹了一口气。

    “喵~”

    小白灵该是饿了。

    萧九关上窗户,抱起小白灵。

    “是我对不起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