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都市小说 > 媒婆萧九娘 > 045:奇怪书生
    “我说小兄弟,你一个进京赶考的,能不能一心在读书上啊?这说亲娶妻不在一时,等你功成名就之后,想娶多少房都可以的啊!”

    ......

    大清早,萧九睡得好好的,突然被一道急促的敲门声给吵醒。

    忍着起床气的萧九开了门,谁知是一个陌生的书生。

    书生说是来找媒婆说亲的,萧九快速整理了下着装,随后与书生交谈。

    以往都是贵府的单子,如今来了个书生,还没说清楚就拿了一小锭碎银子给萧九,看似对说亲之事有些心急。

    萧九看着桌上不起眼的碎银,抽了抽嘴角。

    真不是她瞧不起这点碎银,而是这点碎银真的太少了,看看这书生一副穷酸样,萧九百般无奈可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没有动碎银,问书生:“不知小兄弟是有了心仪姑娘,还是想让九娘替小兄弟你物色呢?”

    书生咽了咽口水,不知是不是萧九错觉,总觉得他在紧张些什么。

    “嗯...我已经有心仪的女子了...”书生支支吾吾半天才回答这么一句话。

    书生模样虽然斯文,可他的表现却与斯文偏了道,明明都找上媒婆家了,说话却吞.吞.吐.吐,扭扭捏捏,非得萧九问一句,书生才不清不楚回答一句。

    这让萧九更加无趣接下这没钱赚的单子了。

    她拍拍脑门,让自己尽量忍住,默念“来者是客”“顾客就是上帝”

    “那个冒昧问一句,小兄弟你的名字,贵庚,家住何处,以及那位女子的信息。”萧九面带职业微笑,好声好气继续问。

    “我叫赵文羽,今年刚刚十七,家...家在秋田村...”

    真的不明白这赵文羽是天生这样说话不清还是怎么的,萧九听得他这说话,真是费力。

    介绍完自己,赵文羽开始给萧九他心仪女子的信息。

    “她...她叫沐心儿,今年十五...是...是......”

    老样子,这赵文羽说着说着...现在居然还开始卡顿起来了...

    萧九长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自己的不耐烦,微笑道:“赵公子无需如此紧张,我只是一个媒婆,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赵文羽也知道自己可能态度有些不能自已,他咳了咳嗓子,像是在给自己鼓气壮胆,接着道:“她是天香楼的人。”

    天香楼,古清镇最大的烟花之地,里面不论卖身的还是卖艺的,外貌技艺方面的要求都特别高,进去之后必须能满足客人所有的要求并且让客人达到完美满意。

    正因如此,天香楼才获名古清第一的烟花之地,听闻还有许多来自皇宫的金主。

    萧九来古代这么久,自然对天香楼有所耳闻,偶尔路经此地,在外都能看见接客的姑娘们坦.胸.露.乳,画面极其少儿不宜。

    “你看上了天香楼的人?!”赵文羽话出,萧九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毕竟坐在自己的面前是个书生,一个书生看上妓.女?还找媒婆说亲?这任谁听去都难以置信好吧!

    被重复反问,赵文羽更加紧张,多次咽口水,点点头。

    萧九皱眉,问了句:“你可是准备进京赶考?”

    前两天听宁钰提及,下个月又是一年一度的科举考试。萧九见赵文羽是个书生,那该是会参加此次考试。

    “嗯。”果真,赵文羽没有否认,轻声应道。

    这下萧九忍不了了,憋了许久的不耐烦渐渐在脸上浮现出来,最后口气严肃地对赵文羽说道:

    “那个赵公子,恕我多嘴,你这一个快要考试的人,真的不应该想这些情情爱爱耽误你读书的事情!等你考试上榜,功成名就,待到那时,莫说一个天香楼的女子,就算是十个你都可以娶回家!也许根本不需要我这个媒婆呢!”

    萧九突然态度转变,赵文羽瞬间更怂了,缩了缩肩膀半天没敢回答一句话。

    以为自己吓到了人家,萧九呼了口气缓缓情绪,再道:“我是真心劝你啊小兄弟,这科举考试可不是小事,关乎前途的大事啊!你看看你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既然你有了考试的心,那就一心一意啊!等考过了,到时候再做别的事情,不急的!”

    本来就嫌这给的钱少,如今听闻书生还看上了青.楼的女子。别说她歧视,是这青.楼女子在她印象里真不是什么好身份。

    书生一个要进京赶考的人,倘若真的中举,对外知道他有个青楼出来的妻子,怕是不知道会被人说出多少难听的话。

    萧九真的不知道,这赵文羽一个读书人,这种事情傻子都能考虑到,他居然还敢去做?还敢找媒婆说亲?

    活久见了,看上青.楼女子然后找媒婆说亲......服了!

    “我...我还有银子的...你能不能帮帮我...”

    萧九原本以为自己说得已经很明白了,这赵文羽该会听进去一点吧?

    然而!他居然不听,还跟萧九提钱!

    萧九一手握紧,忍住不激动,抿着唇将最开始的一锭碎银往赵文羽面前推了推,“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是真心劝你。”

    顿了顿,说句有些刺激人的话,“况且我虽然只是个小媒婆,但以前接的单子都是大户人家,说句难听的话...我猜,你现在的家境,应该拿不出那么多钱吧?”

    “你要多少,我可以慢慢补给你!”只谈钱,关乎这青楼女子的事情却只字不提,赵文羽的样子,像是铁了心要了这青.楼女子。

    萧九受不了了,满脸不耐烦:“你要我怎么说你才能听进去?我都说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考试,不是这些男女之事!你就当我多嘴你也应该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她拍了两下桌子,强调:“我的意思是不接你这个生意,请你自便!”

    萧九态度已经非常强硬,赵文羽失落的低下头。

    须臾,他再次挣扎地问了句:“你...真的不愿意帮我吗...我...”

    来之前,他从旁人口中得知萧九大名,原想着让她帮忙。

    结果成这样,赵文羽脑子很乱。

    萧九不愿意帮他,那他该如何是好...他该找谁帮他...

    萧九叹了口气,心里不禁骂了句赵文羽的木鱼脑袋。

    最后,赵文羽只能离开。

    *

    此事之后,萧九没有太放在心上,没单子的时候,闲来无聊继续烦洛流苏。

    自从那次被洛流苏点穴教育过之后,萧九就不敢再胡乱关医铺的门了。

    安安分分站在洛流苏身旁打着下手,空闲只是找洛流苏逗逗乐趣。

    “神医,这次之后还有几针啊?”

    但近日,萧九发现,有个女病人常往医铺内跑,这已经第四天了。

    占有欲满满的她,对于洛流苏接触频繁的雌性生物,一律保持谨慎。

    “明日与后日同一时间再来扎两针,我开药之后,下个月的这几天继续来。”施针完毕,洛流苏嘱咐两句。

    萧九听得一清二楚,这女子居然还得来!

    “多谢神医。”女子面色憔悴,点头应声离开。

    连诊金都没付!

    “喂!你为什么不收她的钱啊?!”女病人一走,萧九立马追着洛流苏询问。

    “她得了什么病啊要天天往医铺跑?”

    “她叫什么名字?多大?怎么不见她的家人啊?”

    “喂!你干嘛不回答我啊!”

    问了半天,洛流苏跟个没事人一样,一句都不回答。

    萧九蹩着嘴,开始耍赖皮,一把抓住洛流苏的衣袖蹲在地上,“你不说我就不放了!”

    那女病人看起来可和她差不多大,虽然脸色不太好,但是五官可端正了,萧九怕洛流苏见了人家美色,才不收诊金的!

    “这跟你有关系吗?”结果,洛流苏给了这么一个回答。

    萧九醋意浓浓,气得要死,继续撒泼,“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啊!你个好色之徒!”

    好言道洛流苏不近女色,萧九怕是第一个说他是好色之徒的女人。

    洛流苏倒没有生气,任由萧九抓着他的衣袖不放,“要不我把外衣脱了给你吧。”

    萧九气得直咬牙,“谁要你的衣服啊!你快告诉我,那个女病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人家姑娘生的病比较严重,所以才需要日日过来施针,你呀你,怎么这么不理解呢?”洛流苏耗不过萧九,解释了两句。

    “那你为什么不收人家诊金啊!我可记得呢,就第一天收了,后面这两天你都没收!”萧九抓住重点不放。

    要说多来几天看病就算了,最主要还是洛流苏没收这女病人的诊金啊!恰好萧九连着几天待在医铺,可记得一清二楚!

    “人家家境不好,先欠着。”

    洛流苏好声好气继续解释。

    萧九听言,稍稍缓些倔气,松开抓住衣袖的手,站起身。

    “你可没骗我啊!你对那姑娘真的没别的意思啊!”萧九指着洛神医,威胁道,“你要是窥视那姑娘的美色,我就跟你没完!”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不表现萧九的霸道。

    洛流苏听得,突然失笑,不禁觉得这萧九有些可爱。

    “你还笑!笑你个头啊!你要敢骗老娘!老娘真的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