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科幻小说 > 诸天投影 > 第1402章 斩你者,叶凡!
    朔月天宫阙之中,少阳猷摩擦着掌间的符箓,思量着:

    “大魁首为何不见我?”

    少阳猷知晓,如大魁首那般存在,只怕是在自己动身的刹那就知晓了自己的来意,之所以不见自己,自然不可能是忙着下棋。

    “或许,触动我心绪之事,对于大魁首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亦或者此事便是大魁首都.......”

    少阳猷没敢想下去,后面那个猜测太可怕,也太不切实际。

    以大魁首之修为,整个混元洪荒界能够与其相比者也不过三四人而已,自己何德何能,能够招惹到连大魁首都忌惮之人?

    而且,大魁首都赐下了符箓,想来是无多大危机吧?

    是自己想多了.......

    踏踏踏~~~

    少阳猷微微思量中,大殿之外,少阳彰再度走进大殿,躬身一拜:

    “师尊,升天大会即将召开,我朔月天下辖诸多世界之中,此番有望登天者不少。”

    混元洪荒界无边繁复,每一寸细微虚空之中都可能存在着诸多大界,朔月天作为仙道九天之一,下辖的诸多大界直如恒河之沙。

    一方面作为弟子试炼之地,另一方面,也汲取其中本源加持朔月天。

    而升天大会,便是仙道九天吸纳恒沙大界之中的诸多人杰的大会。

    “升天大会吗.......”

    少阳猷收敛神思,淡淡道:“此次升仙大会,由张长老主持,你代为师前去溟沧山观礼吧!若有人杰,也不必吝啬,尽管收入门墙之中。”

    以他的为人,本是不会在意下界的这些后天蝼蚁的。

    不过十数个混沌之前,升天大会之中诞生了一位来自山海界的无上人杰。

    短短十数个混沌而已,那人杰便晋升大罗金仙极致,以后天之身在等级森严的仙道九天,朔月天的第十一位太上长老。

    甚至,隐隐被人称为朔月天第一剑仙,深得三魁首的器重,甚至传授了他独门剑诀。

    之后,升天大会便被其他太上长老重视起来。

    少阳猷虽然内心之中颇为看不起那些后天蝼蚁,却也不能不重视。

    朔月天,乃至于仙道九天的所有太上长老,乃至于魁首,都各成派系。

    任意一尊太上长老都是一方威慑诸多大界的大势力首脑,虽为联盟,暗地里却也彼此争锋。

    “是,弟子明白。”

    少阳彰躬身退下。

    “哼,张衍.......”

    目视徒弟消失在大殿之外的长空之中,少阳猷心中冷哼一声,隐隐感觉到压力。

    那张衍晋升速度太快了,隐隐要盖压他一头,不得不让他心生忌惮。

    “若非......”

    少阳猷微微咬牙,突然心中一动,感知到了他所执掌的那一条通往血海的虚空通道,被人触动。

    “何方孽障,竟然如此大胆?!”

    少阳猷豁然起身,面色森冷。

    仙道九天的诸多太上长老一人执掌一条通道,通行于永恒长存的血海焦土战场。

    他那一条虚空通道,是他通行血海战场的唯一途径,其中更有他所征伐的诸多大界,乃是他为自己准备,快要突破混元之时采摘的果实。

    那是他的逆鳞!

    轰隆!

    少阳猷镇压杂念,一步踏出,便消失在大殿之中。

    ..........

    哗啦啦~~~

    铜棺横渡长河,浪花掀起,一朵便是好似是一方大界,恐怖无匹。

    叶凡俯瞰长河,深邃的眸光之中带着一丝凝重。

    这一道长河组成的通道,比起曾经的界海还要可怖,点滴浪花之中都可看到残破的大界,更有一方方沉浮不定的大界。

    隐隐间,可以看到其中无数魔孽一般的存在,在不断哀嚎着。

    衰败与死亡的气息弥漫,苍凉腐朽之气激荡,一道通道而已,不知埋葬了多少时空,大界,让人望之心寒。

    曾经被这上苍之上所吞噬的大界,到底有多少?

    诸天万界之中,竟然有这般毒瘤?

    荒天帝的未来身,又在何处?

    “这方通道之中,似乎沟通着我所在的大界.......”

    叶凡微微皱眉。

    却是在这流淌的长河之水中,感受到了自己所在大界。

    就好似,自这一道长河之中,直接便能跨越时空,去往自己那方大界的时空源头。

    轰隆隆!

    铜棺横渡之中,长河扬波,这一道通道之中瞬间被巨响充斥。

    “何人敢擅闯禁地!”

    一尊神光缭绕,披着仙金甲胄的存在,陡然出现,横亘长河正中,挡住了叶凡的必经之路。

    “有些眼熟.......”

    叶凡微微自语一声。

    这披着仙金甲胄的人影,所散逸而出的气息,与他曾经于乱古时空之中击杀的某一尊准仙帝,有些相似之处。

    不过,更为强横,隐隐间,已经散逸出似是而非的仙帝气息。

    “有趣!”

    叶凡盘膝坐于铜棺之上,神情平静淡漠。

    话音飘荡之中,玄黄母气缭绕的五指已然探出。

    轰!

    好似混沌开辟,宇宙终结一般的巨响之声充塞了这一道荒凉残破的通道。

    无边可怖的力量橫击无尽时空,覆盖一切有形无形的细微之地。

    “大罗?!”

    那身披甲胄的存在面罩之下无情的眼神瞬间凝滞。

    纵使他无限的毕竟先天,足以横行下界,但是面对此时的叶凡,也根本无有反抗的机会。

    他念头尚未落下,已然被那覆盖一切,好似穹天压下的手掌,捏碎了坚不可摧的仙金甲胄。

    狠狠的捏在了掌心之中。

    数千万年修行,叶凡如今的力量已然不可揣度,这仙金生命似乎可与仙帝一战,对他而言,却不值一提了。

    他一缕发丝,便可斩落无数准仙帝了。

    “啊!”

    甲胄破碎之中,那存在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之声,竟是要直接自爆!

    “死士吗?”

    叶凡若有所思,五指轻捏,将其掐死当场。

    曾经一呼一吸间可以夺取九天十地亿兆生灵精血的准仙帝,此刻便是自爆,也伤不到他丝毫了。

    噗~

    准仙帝极限强者的血精挥洒而下,一缕落下便染红了大片河水,其中一方方残破的小界之中,诸多魔孽咆哮着吞噬。

    呼~

    叶凡五指一张一合,将血精收起。

    准仙帝的精血多余此时的他来说虽然没有任何用处,但对于诸多后辈来说,多少还可算宝药。

    最不济,也可喂黑皇。

    “闯我禁地,杀我力士........”

    就在此时,长河尽头,无边雾气之上,一道漠然冷酷的声音震动这一条长河:

    “当诛!”

    轰隆隆!

    话音隆隆如天音震荡,激荡起滚滚浪潮,其中无数残破的大界碎片纷纷破灭开来。

    少阳猷话音冰冷,神情震怒。

    此方通道不止是通向他镇压的诸多大世界,更有不能够被外人所知晓的隐秘在其中。

    其中的某些东西,任何人知晓,都要死!

    便连他曾经最为钟爱的弟子,在知晓其中隐秘之后,都被他打碎了神魂,抛尸血海焦土的混乱时空中!

    “少阳猷......”

    铜棺之上,叶凡抬眼看去。

    只见这一道无边无涯,蔓延无尽的界海长河尽头,一枚覆压十方无极,横推不可抵挡的混沌大印隆隆而来。

    所过之处,虚空坍塌褶皱,大片大片的大界残骸为之崩碎开来,反而化作了加持混沌大印的力量。

    亘古仙庭镇死印!

    这一仙道九天的无上大神通介于神通与灵宝之间,一经发出,威能会随着毁灭的万物而增长,几乎无边无涯。

    叶凡自那永恒光芒之中解析出这一道神通的弱点,自然不会坐视它发挥出最强威力。

    是以,下一刻,叶凡手臂抬起,五指捏合之间,打出一记天帝拳!

    嗡~

    一拳橫击,惊艳了岁月古今,快到了绝巅。

    千万分之一刹那之间,已然横推无尽长河,跨越无垠虚空。

    重重一拳,砸在那一枚混沌大印之上!

    轰隆隆!

    岁月的光辉碎裂,无边长河彻底蒸发消失,与之一同的,是那其中不知埋葬了多少岁月的残破大界,无尽冤魂。

    “嗯?!”

    长河尽头的雾气之中,少阳猷长眉一挑,来人竟然是一尊大罗金数。

    “阁下何人?”

    破碎的时空碎片之中,少阳猷负手而立,漠然看去。

    只见那长河另一头,与那崩碎破灭的混沌之中,一少年盘膝坐于铜棺之上,黑发如瀑披撒完美躯体之上,平和之下是睥睨万界的无双大气魄。

    当即,他心中只觉自己流年不利。

    自从自那一方下界之中被人斩杀了化身之后,先后遭遇仙秦人屠,王钟两尊无敌人物,此时居然又碰到一尊大罗金数的存在。

    “数千万年前,我父曾斩你化身.......”

    叶凡坐于铜棺之上,任由无边时空碎片席卷,纹丝不动。

    他神情淡淡的看着少阳猷,眸光看不出喜怒。

    “什么?”

    少阳猷眸光陡然一缩,无边记忆瞬间浮现心头。

    数千万年前,他曾以这通道前往一处巅峰下界,欲要夺取本源,哪里想到,被一尊不知名大罗的化身击杀。

    这个少年,似乎就是他的儿子?

    数千万年而已,居然已经成为了大罗金数?

    数千万年何其之短暂?

    此人何德何能,竟然能成就这般功果?

    “今日.......”

    铜棺之上,叶凡神情漠然,言简意赅:

    “斩你者,叶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