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人证物证俱全(第1/2页)
    然而,宴语菲却认为盛夏没有完弄懂她的心思。

    “可是,她们要租房子,还要吃饭,没钱买呢。”

    盛夏满脸严肃地瞪着她,“鼎盛的工资还会低吗?别再听她们胡说八道!”

    宴语菲难为情地笑了笑,“盛夏,我这人就是心太软。”

    “你自己知道就好!”

    她把自己的衣服装进袋子里,又拿起盛夏今天刚画得那张画儿。

    “盛夏你打算什么时候帮我裱好相框?”

    “等我找到好的材料再说吧。”

    “我还是收到卧室里去,好怕弄丢了。这可是你今天一个上午的劳动成果呢。丢了,那就太可惜了。”

    “只要不把你自己弄丢,就行啦!”

    “我都跟着你啦,哪还会弄丢啊!”

    “那可不一定呢!”盛夏哈哈笑着,“你这傻瓜,头脑简单,又不爱动脑筋,指不定哪天就给弄丢了。”

    “我本来就傻呀,不然,你怎么会叫我傻瓜呢!”

    “嗯。你这人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宴语菲知道说不过他,便把衣服和相框收进自己的房间了。

    睡觉时,盛夏又提醒她,“下周你去魏老那儿,别又跟他说起我给你画画儿的事儿。”

    “怎么就不能说呢?”

    “你这傻瓜,傻得一点儿都不假!我不是跟你讲了老半天,你都还没弄懂我的意思。”

    “不说,就不说呗!”

    ……

    第二天早上,盛夏跟宴语菲吃过早餐,准备回盛家。

    还没出发,盛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为此,宴语菲无比紧张,以为回去晚了,又要挨骂。

    盛夏接通了电话,“妈,我们马上就回来了。”

    “盛夏,你爸的朋友请我们吃饭,中午我都不在家呢。”

    “这样啊。”

    “盛夏,要不你跟语菲回来吃晚饭吧。”

    “行啊!没问题。妈,你跟我爸快去吧。”

    宴语菲总算是放心了。

    “盛夏,我们今天去那里玩?”

    “你想去哪里玩?我带你去。”

    宴语菲摇摇头,“好像没有想去的地方。”

    “要不我们就呆在家里吧。”

    “也行啊。盛夏,昨天画画的那张台还放在院子里,要不你再去画吧。”

    “我今天不想画了。”

    “那你今天想做什么?”宴语菲追问。

    “我看你画呗!”

    他看她瞪着大眼,“难道还不行啊?”

    宴语菲摇摇头,“我都还没学会呢。”

    “你要是不想画,就看电视吧。”

    两个人看了一个上午的电视,到了午饭时间,盛夏打电话让外卖的送了午餐过来。

    吃过饭,他们就睡午觉了。

    等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简单收拾了一番,盛夏就开车带她回去了。

    盛妈跟盛爸也刚刚回到屋里。

    盛爸问了盛夏一周的情况后,他便看他的电视了。

    这次,武湘跟蔡若苋没有跟过来,盛妈的心情大好。

    她讲了今天去朋友家吃饭的情况,又问了宴语菲跟盛夏住在那边会不会不适应。

    盛夏跟宴语菲都表示住得很舒服。

    坐了一会儿,宴语菲就去厨房了。

    肖阿姨看到她来了,满脸热情地跟她打招呼:“语菲你来啦。”

    “肖阿姨,我来帮你吧。反正我也没事可做。”

    肖阿姨连忙把她往外面推,“语菲你去看电视吧。我早就准备好了,用不着你来帮忙。”

    没办法,宴语菲只好又回到客厅里。

    闲来没事的她,打开自己的包,拿出相框和昨天盛夏画得画儿。

    盛妈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便问:“语菲你手里是什么呀?”

    宴语菲的眉毛都笑弯了。她连忙站起身,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她。

    “妈,你看,这是盛夏画的。他画得可好啦!”

    盛妈先看了一眼宴语菲小时候的那个相框,然后,又看了刚画的那张。

    看过后,盛妈似信非信地望着宴语菲,“语菲,这真是盛夏画出来的?”

    “当然是真的啦!妈,难道你忘了盛夏学过画画的事儿?”

    盛妈摸着头想了想,又笑了笑,“我都忘记盛夏他学画画的事儿了。”

    她又皱着眉头,“画得这么好,真的是盛夏画的吗?”

    “妈,你还不信啦!盛夏他可是多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