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怎么,害羞了?(第1/2页)
    第333章 怎么,害羞了?

    白汐变扭的从浴室出来,纪辰凌正在工作,看她一眼,视线落在电脑上面,“要在沙发上敷,还是房间?”

    “那个……我刚才看了下,伤的不重,应该好了,不用鸡蛋敷了。”白汐拒绝掉。

    纪辰凌深邃地看着她。

    白汐怕他看出什么,“想要我帮什么忙,是看邮件分类吗?”

    纪辰凌眼神暗淡了下来,“先去休息吧,如果我来不及,到时再喊。”

    “哦,那,记得喊我。”白汐说道,回去房间,锁上了门。

    洗澡的时候她看了,背上全是一条条青紫,隔壁的马老太太下手不轻。

    纪辰凌要帮她敷的心意,她感受到了。

    昨天,他帮她敷药的时候,她心跳就加快的不能控制,旁边还有一个医生在。

    这里,天天睡着的,之后她和他,她担心自己会意乱情迷,思绪无法思考,做了错事,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

    她给自己上药,有些地方够不着,很是无奈。

    哐当一声

    白汐担心纪辰凌出事了,穿上衣服,冲了出去,“怎么了?”

    “不知道,声音从厨房里出来的。”纪辰凌朝着厨房走去。

    天天可怜兮兮地站在厨房里,“对不起,纪爸爸, 我看在工作,没有想要打扰,但是我想喝水,不小心摔了碗,我以后一定会注意。”

    白汐看天天这样,心疼地不得了,“没关系,应该来喊妈妈。橱柜的位置对于来说,太高了,要是又摔了怎么办?”

    “我看妈妈睡着了,妈妈带我肯定很辛苦。”天天懂事地说道。

    白汐给天天倒了水,在水里放了一点糖,递给天天喝。

    天天咕噜咕噜的,一口气把水都喝掉了。“真好喝。”

    她笑嘻嘻地看看纪辰凌,又看看白汐,高兴地说道:“真好,爸爸妈妈又都回来了。”

    纪辰凌揉着天天的小脑袋,轻声问道:“还觉得头疼吗?”

    “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天天笑着说道。

    白汐去收拾地上的碎碗片。

    纪辰凌怕她割破了手,“我来吧,去给天天准备吃的,她晚饭还没有吃,应该饿了。”

    “纪爸爸,那个老巫婆打妈妈,打的可凶了。”天天继续告状道。

    纪辰凌眼中染上异样,“妈妈说打的不重。”

    “怎么可能呢,那老巫婆的力气很大,我都不是对手。”天天不相信,看向白汐。

    纪辰凌在天天的面前蹲了下来,“锅里有鸡蛋,现在有点冷了,我热一热,都已经剥好了,天天像帮纪爸爸这样帮妈妈敷敷。”

    “嗯,好。”

    纪辰凌打开了煤气,热鸡蛋,把地上的破碗捡到了垃圾桶里。

    白汐拿出了菜,对着纪辰凌说道;“家里没有面了,我出去买下,很快回来的。”

    “现在不早了,我去吧,在家里照看天天。”纪辰凌不由分说地出了门。

    “妈妈,给天天看看,背上,怎么样了?”天天说道,去扯白汐的衣服。

    白汐看纪辰凌出去了,也就没有挣扎,嘱咐道:“不要告诉纪爸爸,他工作已经很忙了,一会就跟纪爸爸说,我看起来都好了,知道了吗,天天。”

    “妈妈,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比纪爸爸手臂上都严重。”天天心疼地说道。

    “这就是说的,伤的不重,应该好了?”纪辰凌问道。

    白汐震惊,扭过头,纪辰凌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回来了。

    她尴尬的起身,解释道:“我看了,没有出血,过两天应该好了。”

    “端着锅,到房间来。”纪辰凌说道,朝着白汐的房间走去。

    “真没事的。”白汐说道。

    “我不想再说第三遍。”纪辰凌进了白汐的房间,看到了床头柜上的药,冷着脸,坐在了床上,用手机点了外卖。

    白汐慢悠悠地走到门口,“,不出去买面了吗?”

    “锅呢?”纪辰凌问道。

    白汐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锅来了。”天天的声音响起,“烫,烫的,妈妈,让开一点。”

    白汐看天天端着锅,怕把天天烫着,接过了锅,放到了床头柜上,对上纪辰凌深冷的眼睛。

    “把上衣脱了,在床上趴着。”纪辰凌命令道。

    白汐尴尬,东挠挠,西挠挠,没有动。

    纪辰凌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在害羞?”

    “不,是,不,不是。”白汐语无伦次着,余光扫到天天,“一会天天会帮我弄的,我怕饿着她。”

    “我已经点了外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