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滦河之盟(上)(第1/2页)
    熙宁十年三月,赵颜亲自率领十三万大军出北安城,再次进逼辽国中京大定府,一时间辽国上下大为恐慌,之前耶律仁先的大军被消灭之后,辽国再也无可用之兵,在这种在情况下,辽国皇帝耶律浚急忙派使者来到宋军营中求和。

    辽国的主动求和,也正合赵颜之意,毕竟宋军看起来势大,却已经成为强弩之末,不但士兵疲惫之极,朝廷那边也已经支撑到极限,根本不可能再打下去,另外就算是能够打下大定府等地,恐怕大宋也无力守住,所以能够收复燕云十六州已经是大宋的极限了。

    不过赵颜虽然希望退兵,但是对于辽国的求和却也摆足了架子,他先是把辽国使者晾在军营里好几天,最后才装做不耐烦的接见了对方,还没等对方提求和的条件,赵颜却是直接丢下一句“让耶律浚亲自来和本王谈”,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对于赵颜如此蛮横的态度,辽国使者虽然感到十分愤怒,但同时也十分惊惧,因为他认为大宋并没有和谈的打算,而是铁了心的要攻占中京,所以他也不敢有任何的耽搁,自己留下来打听情况,然后派自己的副使飞速赶回上京去见耶律浚,并将赵颜要求他亲自前去和谈的要求提了出来。

    耶律浚也没想到赵颜竟然提出这么一个带有侮辱性的要求,要知道他可是辽国的皇帝。而赵颜仅仅只是大宋的亲王,两人身份上根本不对等,哪怕是当初的澶渊之盟时。也是以大宋皇帝和辽国皇帝的名义进行商谈的,现在赵颜让自己前去商谈,这简直把两人的身份摆在同一等级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耶律浚在得到副便的禀报后再次大发雷霆,恨不得亲自带兵把赵颜的大军给灭了,可惜他们辽国实在派不出兵力,北方和西北边疆倒是驻扎着不少的军队。可是那些军队需要镇守边疆,若是他不管不顾的把这些军队调回来。灭掉赵颜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他们辽国的边疆可就要大乱了,所以这根本得不偿失,另外这些边疆的军队路途遥远。若是等到他们赶来,估计大宋早就把中京给夺走了。

    耶律浚在发了一通脾气后,最后还是不得不离开上京亲自赶到中京大定府与赵颜会面,毕竟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宋把大定府给夺走,所以对于这次屈辱的会面,他也只能忍耐,不过他却在心中暗自发誓,等到以后有了机会,一定要把今日的屈辱百倍奉还!

    看到耶律浚真的亲自赶来。赵颜也心中得意,因为这意味着辽国已经被自己逼到绝路了,除了和谈再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这也让赵颜在和谈时有了更多的筹码,肯定可以为大宋取得更大的利益。

    赵颜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在耶律浚到达中京之后,立刻将大军向后方撤出五十里,也就是来到了滦河南岸,后方十里就是北安城。随后派人前去通知耶律浚,希望他来到滦河之滨商议和谈的事。

    对于赵颜的邀请。耶律浚自然也不能退缩,于是他点齐自己带来的三万亲军,再加上大定府的六万守军,一共九万人赶到滦河北岸,与宋军隔河相望。

    滦河是辽国境内最大的两条河流之一,另一条是上京与中京之间的潢河,而滦河则位于中京与南京析津府之间,可惜现在析津府已经被大宋占据,滦河以南也几乎全部落入到大宋手中,再加上这条河的河面宽阔,就算是大军想要渡河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这样可以防止两军发生冲突,所以赵颜才把谈判地点选在这里。

    谈判的地点选定了,但是对于谈判的方式两方却又发生了分歧,其中辽国认为应该像当初的澶渊之盟那样,由大宋派出使者来到辽军营中谈判,而且最好是由赵颜亲自来,毕竟耶律浚身为辽国皇帝亲自前来,不可能再屈尊的前去宋军营中。

    对于辽国的这种要求,赵颜自然不会同意,一来他不肯冒险,二来他若是主动进入到辽军营中,辽国就可能变成谈判中主动的一方,所以这种谈判方式他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反而还提出辽国派使者来自己的大营中谈判,毕竟现在大宋占据着优势。

    可以说对于谈判的方式,宋辽两方都有自己的意见,谁也不肯妥协,最后赵颜提出一个办法,那就是双方各出一条船,然后由他和耶律浚只带着少数的护卫乘船来到河上,然后在船上谈判,这样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对于赵颜的这个提议,耶律浚在考虑了一番后终于同意了,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宋辽两国的大军杀气腾腾的阵列在两岸,两军岸边各停靠着一条中型的船只,除了这两条船外,整个滦河的河面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船只,这也是事先达成一至的。

    眼看着快要到中午时,赵颜和耶律浚几乎同时出现在河岸边,然后两人分别带了十名护卫,以及五个划船的船夫上了船,两船相向而行很快来到河中央,等到船头相抵时,双方的船上各下来一个护卫来到对方的船上,检查对方的船上否有埋伏的人,以及除了配刀之外的武器等等,等到确认双方的船上都没有违背之前的约定时,两只船才同时下锚固定,并且用绳索绑在一起。

    直到这时,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