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突袭与招揽(第1/2页)
    听到外面熟悉的骑兵奔跑时的轰鸣声,耶律雄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以来是他们辽国的哪支骑兵来到这里,毕竟大宋以前一直处于缺马的状态,极少有成建制的骑兵,而外面来的骑兵一听就知道数量不下三五千,所以他也根本没往大宋的方面想。√∟,

    这么大规模的骑兵到来,无论如何耶律雄都要到外面看一看,当下也顾不得再吃饭,吩咐老黄把自己的这碗给留着,一会他回来再喝,然后匆匆忙忙的跑出去准备看看是哪支军队,若是万一遇到以前关系不错的熟人,自己舍下脸皮也得要点粮食,否则他们这里可真撑不下去了。

    不过还没等耶律雄走出寨子,就见一帮刚刚出去找吃食的士卒连滚带爬的跑进来,一边跑一边惊恐的大喊大叫道:“不……不好了,宋……宋军杀进来了!”

    “混帐,我看是饿的眼花了,这时候怎么可能会有宋军?”耶律雄听到这里却禁不住怒道,他根本不会相信在辽国的土地上会出现宋国的骑兵。不过很快他就相信了,因为只见一队宋军骑兵如同闪电一般冲进寨门,对正在逃跑的辽军大肆砍杀,一时间人头与鲜血齐飞,把这个秋日的清晨渲染的格外残酷。

    区区一个曲河寨只有一百名辽军,而且还是一帮饿的半死的家伙,再加上耶律雄又是来混日子,治军十分松散,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备,结果被这支突袭的三千大宋骑兵十分轻松的就杀了进来,耶律雄手下的兵丁被杀死过半,剩下的全都扔下武器投降,毕竟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精兵。否则也不会被送到这里挨饿,耶律雄刚开始时还想拼命为国尽忠,但是一想到自己这几年所受的屈辱,再加上到现在竟然还饿的肚子,这让他最后也一发狠,直接扔下武器也投降了。反正之前就已经背叛过辽国一次,也不差这第二次。

    这支三千人的骑兵显然不仅仅是只为了攻打曲河寨,这里很可能只是他们顺手除掉的据点之一,所以看到耶律雄等人投降后,只剩下十几个看守战俘,随后就有一阵风似的向辽国内地杀去。

    耶律雄看到看守的人少,心中本来还打算趁机逃跑,可惜还没等他行动,就听到寨子外面传来轰轰的跑步声。以他的经验一下子就听出这是步兵在前进,而且数量绝对不会少于万人,这让他一下子就老实了,哪怕他是霸王转世,也不可能一个人从超过万人的敌人手中逃出去。

    其它的战俘听到外面的响动,一个个也都是脸色煞白,全都缩在一起不敢动弹,他们这些战俘全都被关押在寨子的一角。距离厨房很近,甚至耶律雄还能闻到刚才老黄做的鱼汤香味。但是让他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看到老黄父子二人在战俘堆里,按说他们两个不用上战场,应该不会被宋军杀掉才是,难道是他们趁乱逃跑了?

    就在耶律雄疑惑之时,外面的步兵终于来到了寨子外。紧接着只见一队宋军将领走进来,而且这些人哪都不去,径直的来到他们这些战俘面前,其中为首的一人身材高大相貌威武,但年纪却不大。耶律雄感觉对方比自己那个做皇帝的堂侄耶律浚还小,能够在这个年纪统领一军,这说明对方要么有深厚的背景,要么就是有过人的才能。

    “呵呵,哪位是耶律雄,耶律将军?”为首的年轻宋将扫视了一下耶律雄这些战俘,然后这才微笑着开口问道,按说耶律雄身为都头,身上的军服与普通将士不同,只是曲河寨这里太穷了,军服几年都不发一套,再加上耶律雄治军松散,所以手下的士卒穿什么的都有,连他自己都是只穿一件羊皮袄,也不怪来的宋将认不出他。

    “在下就是耶律雄!”耶律雄这时站出来道,他其实并不想站出来,因为他担心被宋人报复,毕竟前几年他可没少带人南下打草谷,不过其它的战俘听到宋将的话全都看向他,相当于不打自招,所以他不想站出来也不行。

    年轻的宋将上下打量了一下耶律雄,最后这才开口道:“久仰耶律将军的大名,在下大宋厢指挥使呼延庆,有些事情要和耶律将军谈一谈!”

    “呼延庆!”听到这个名字,耶律雄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一脸惊愕的道,“将军可是那位带军空降兴庆府,并且一举夺下城门的呼延庆?”

    “呵呵,没想到耶律将军也听说过在下的一点薄名!”呼延庆听到这里也是笑道,他在到达曲县之后,仅仅休整了两天就被杨怀玉任命为左路将军,带领着本部人马从曲河寨这里进军,刚才的那支骑兵正是他的先头部队,负责清理一些行军路上的小障碍。

    “呼延将军的大名谁人不知,末将栽在呼延将军手中也算不亏了!”耶律雄当下露出佩服的表情道,虽然立场不同,但并不妨碍他对呼延庆的敬佩,当初西夏灭国之后,不少战争的经过就传了出来,其中流传最广的就数呼延庆这些人乘着热气球突袭兴庆府这一段,甚至辽国还特意组织过将领讨论过,万一日后宋军用这种手段攻城,他们该如何应对,所以耶律雄对呼延庆的大名也十分的熟悉。

    呼延庆倒是十分稳重,并没有因为耶律雄的话而得意忘形,反而谦虚了几句,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