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可怜之人不必怜(第1/2页)
    沐灵姝这才知道,她千躲万躲的婚事落在了三叔家的沐灵巧身上了。

    花点钱打点一下官府,沐成川和沐青祖也未必会有事,可是老祖宗还是选择了不用动钱的方法。

    一如多年前对待小姑是一样的,那时候家里穷,几个孩子还没有长大,小姑出生时就白净可人,讨人欢喜。

    可老祖宗却闷闷不乐,觉得生了个赔钱货,怎么看小姑也不顺眼,小小年纪就要帮着干家务活,洗衣做饭,晾晒谷物,烧火劈柴……没有一样落下的,都是她的活。

    忙忙碌碌一天也吃不上一口干粮,最好不过是没有菜的一碗没几粒米的白米汤,早就看不出刚出生的模样,脸色蜡黄,骨瘦如柴,好像一阵风来都能把她吹走。

    时不时还要忍受老祖宗的恶言恶语,直到那个冬天,她觉得自己要熬不过去了。

    还是个孩子的大伯把邻居家的孩子打成了瘸子,人家要他们陪钱,结果是把小姑送给他们当童养媳。

    好好的人变成瘸子,怎会对沐成参对沐家不怨恨,小姑又是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看见她就像是在提醒他的腿是怎么瘸的,可以想象小姑在那人家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如今也是为了不花钱平事,又一个女孩被推进了火坑。如果说当年的沐家还未发迹,穷困潦倒,没有钱财下不得已而为之,可如今这点小钱都不够沐成川给下人的打赏。

    不用说沐灵姝的争辩之言加深了王彪对沐青祖和沐成川的怨气,就刽子手这个身份也足以要了沐灵巧的命,将她折磨疯。

    在他们的观念里,这个职业可是损阴德的,是杀人如麻的冷血动物,是满身血腥的凶汉,嫁与这样的人,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的小命,一个惹其不高兴就有可能成为他的刀下亡魂。

    沐灵巧将要面对怎样的未来,大致都可以想象,不用王彪做什么,恐怕精神就先崩溃了。

    “我们去看看她吧!”沐灵姝在心底默默地替她叹息了一声,替这个时代的女性叹息了一声。

    “三娘子,你现在去看四娘子,怕是不太合适吧!”暖雪替自家小娘子担忧着。

    “无妨,怎么说我都是她的姐姐,妹妹要出嫁总要送点压箱底的嫁妆。”

    三娘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我们二房已经外强中干了。

    暖雪张张嘴,把这些话咽回了肚子里。

    “走吧。”

    “三娘子,你不是要送礼吗?可我们两手空空……”

    “礼就在这个盒子里。”沐灵姝从袖中拿出一个方形盒子,一打开里面就是几张纸。

    “她若真能明白此中真意,余生也不会太差。”

    可别小看这几张纸,这可是沐灵姝几晚的心血。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沐灵巧要嫁给王彪与她无关,但因她那日的言语,多少会让王彪心里不痛快,对沐家有看法。

    若是此人大度还好,若是因此记恨上了,这几页纸就能帮她渡过难关,不会成为他发泄对沐府不满的牺牲品。

    沐灵姝刚到沐灵巧的院子里就听见:

    “都是沐灵姝那个不要脸的勾引野男人,什么样的都不介意,我才不要嫁给那个人,娘你帮帮我……”沐灵巧哭着咒骂着。

    “这件事老祖宗和你爹已经定下了……我可怜的孩子,娘也帮不了你,你就认命吧!”

    “我不要,我才不要嫁。她守丧,我也得给二叔守丧一年,凭什么她那个有爹生没娘养的野种惹的晦气要我受。”

    越说沐灵巧就越觉得委屈,一想到王彪的那个样子她就害怕。

    “娘,那个克星就是个祸害,只要她在一天,家宅就一日不得安宁,你去求求爹,他那么疼我,一定不舍得我嫁的对吗?”

    豪掷百两黄金给你买一个水晶球,求婚后美满,若算疼爱那是真的疼爱了。

    明知王家是个火坑,嫁给刽子手何谈幸福,却花百金将幸福寄托在一个物件上,不知是真的疼爱还是愧疚。

    若是真的疼爱,为何不与老祖宗争论,只因不可忤逆父母?老祖宗从来不限制他们花钱,只要沐成川愿意,三房随便拿出一件东西用来打点,都有可能化解这场杀牛事件,可他什么都没做。

    就算承担三年牢狱,也可以用钱打点,让他在狱中继续过他奢侈的生活,这都比用沐灵巧一生的幸福来换的值得。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沐成川懦弱,不敢违逆老祖宗更怕失去他现在的奢靡生活。

    老祖宗嗜钱,沐成川懦弱,出嫁的又不是大房的闺女,沉默以对,共同造成今日的局面。沐灵姝没有进去也没有离开,就听见三婶说:

    “日子已经定了,就在下月底。”

    “大伯母不是说最近半年都没有适合婚嫁的日子吗?”

    “已经请媒婆算过了,下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