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屋 > 玄幻小说 > 梵修罗 > 第四百四十章 玉丽陵(三)
    在云忆苏醒后,魅姬大致给其讲了几日的情况,才洗漱更衣用过食物,二人才来到前殿。查看信文的金轩见后含笑上前:身体刚刚康复就不要太操劳,陪姐姐在花园走走,游玩两日在主理事物便可。

    云忆笑了笑轻轻扶金轩坐下:以后主理之事交给大伯吧!有什么要紧的事物通知过来便可。我本就不爱搭理事物,正好解脱负担,腾出时间陪陪你们做做好相公。

    弟子们这时端上茶水,金轩笑眯眯等云忆品上一口,才说道:梦老和梦伯伯今日来过,说是爷爷想把整体改编,让相公和大姐拿个主意。

    云忆听后品了口茶:说说看!

    金轩含笑道:梦老的意思是咱们现在撤销了商号,旗子忠心耿耿之人还是一样不变。爷爷和大伯已经和梦老聊过,请梦老担任太师,林伯伯入住督察院,梦伯伯入住刑法司。由于爷爷是站在你的立场,只保留了十万旗子弟子,虽然缩小了以往的规模,实力确比以往更加完整上升。

    云忆听后思索片刻:爷爷的想法是对的,兵本不多要在精明强干,养了六十万吃贪婪饭的早晚也是麻烦。更何况咱们没有真正说惩戒过弟子,到是把弟子们都养的无能之辈多。

    金轩点点头:太宏宇和两位公主,已经秘密回来拜见过,爷爷也很喜欢太公子,但为了安撤销了太虚宗接触北冥的事物。

    云忆点点头:也好,大伯可就这两闺女,不能让其在出纰漏影响了须弥州。

    金锭点点头:梦老的意思现在把旗子和影子十五万弟子划分三分,五万以行商各州由二掌柜负责。五万以驻守北海三线由三掌柜负责,另外五万由大姐负责收集各类情报。

    云忆听后叹了口气:我可有事物干?

    金轩笑了笑:各地游走由相公负责,不过以后没有准确的消息确认,消息不会直接传之玉丽。除非是特大紧急事物,否则梦老不允许你北海州,至于北冥丢失散落的东西,爷爷说有三样要找回。

    云忆听后来劲笑呵呵道:那三样?

    金锭品了口茶:天烛煞,地烛煞,鬼魂煞三具晶木沉棺,是二世子从太古门内带出的三煞器。玄家唯一亲口传下的秘密,由万星台镇石通过紫薇星罗查看其光,但爷爷重新组好万星台紫薇星罗后,确失去了三煞的暗示。

    云忆一听惊讶:又是什么呀?

    女帝笑了笑:是煞器,也是魂器与杀戮天翼平级,但我也只是听娘说舅舅和二世弄出来。后来好似是太强大就将其分散给沉封了,不过姑奶觉得三器不可能部丢失,因为这是玄家三大口传机密之一。

    云忆品了口茶:怪不得九域就是把北冥州便身火海,也不允许住人和强者存在。

    魅姬笑了笑:不过现在没有头绪,姑奶的意思就是让你好好修养,摸索摸索天罡骨戒该怎么使用。

    云忆听后笑了笑:我感觉他就是很奇怪的戒鞭,我可用不了这种套路的魂器。我看还是魅儿来用比较合适,我用我的重杖才觉得实在。

    金轩笑了笑:姑奶确有此意思,让我用寒冰血骨刃,大姐更适合天罡骨戒刃。至于相公姑奶说男人就要霸气,拿支鞭子略小气了些。

    魅姬听后笑了笑:不要了吧!那魂器相公留着防身用便是。

    云忆听后笑了笑:我在蛟龙城看了本魂器图谱,在和纪柏聊天的时候得知有种叫神骨的东西,魅儿可知道他的详细。

    魅姬听后思索片刻:这可比翼骨都少,是翼骨寄生没有飞走的骨精,剧上古天珠记载是质重超越红莲夜火石的存在。

    云忆听后点点头:纪柏也这么说,太过难寻就慢慢找也不急。我正好可以研究研究魂器,陪娘子煮酒在家安稳安稳。

    魅姬笑了笑走上榻去看一日的信:哎!相公,你让轩妹陪你去玩吧!我还待查查煞器到底是什么。

    金轩听后走去一旁拿卷宗:我白天可没时间,相公自己玩吧!要是做魂器去魂兽场转转,从三鬼那学学魂器制作。

    云忆听后思索片刻:也好,我去找三鬼问些东西,回来在敲打敲打魂器。三掌柜有没有在乳阳台?

    金轩整理这卷宗:在学府,二掌柜也在。梦老的意思二人不等魂力,武夷城由西夷宗看守,咱们隐退二线和三线。

    云忆听后点点头站起,疾步至金轩后将其抱起,抱上榻和魅姬座一起:别太累了,我去问问情况就回来。

    金轩笑了笑点点头,魅姬含笑召出虚空之门,云忆才含笑走过退往乳阳城的虚空之门。

    高楼安泰的富华之城,七州最聚活力的大型新城,高楼别院自然是那么熟悉,走马行商之人彰显城区忙碌的繁荣。

    走逛了一天圈,在天后才出城来到赤峰宗旧址,依旧没变的万舍寒光,孕育出一批又一批强者。从南侧山脉欣赏片刻后,由于天气的暗淡似有雨快到,便才召出翡翠鸟让其去通知三鬼,保持赤峰的间隔和安隐秘。

    一炷香后,三鬼乘坐三只苍鹰来到魂兽场北山,待站稳行礼后:公子,怎么不进宗内座座,我好让弟子们备膳。

    云忆含笑回身:又没有什么特别事物,就是无聊闲着也是闲着,等回我回青鸾行院了在用吧。

    大鬼含笑上前:公子,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去办的,你尽管吩咐便是。

    云忆听后笑了笑:这次受难我得了三个疑问很是不解,宗内学子众多不便向三老请教,这才把三老请出来问问。

    大鬼听后笑了笑:公子请讲。

    云忆点点头:第一个问题什么是煞器?

    三鬼一听吃了一惊,相互看了看二鬼上前行礼:公子,煞星一说自太古便有记载,主要来自天珠传记载。自时间太古至今有其文确无其形,无人见过到底煞器是什么。

    云忆听后点点头:既然没有确切的消息,此事可以放一放查查在说。

    大鬼含笑行礼:公子,那第二件事是什么?

    云忆含笑道:神骨出现的多不多?

    三鬼听后上前一步:公子,这个可以确认,可出现的并没有多少,都是多为骨血其色不同被认为是神骨也正常。其真实的神骨有色但无光,其外表与骨血类似,确比夜火石都更加质重。

    云忆点点头召出鱼皮包裹好的天罡骨戒刃:这件东西我本是要送去封存,带过来让三老看看,我需要知道他的制作方法,也需要知道他是什么。

    三鬼见后能感受到他的强大,相互看了看大鬼行礼:公子,可否撩开让我过过眼,我回去好给公子做分析。

    云忆听后点点头,把杖把打开让三鬼查看,紫黑色的龙骨拼接杖把,蝎尾的把尾重质魂压。三鬼仔细观察后,大鬼召出一把小铜锤,在敲击测试其回旋音律后,又进行了数道测试。二鬼才把记录卷轴给大鬼看,大鬼思虑片刻后行礼:公子,待我回去做出推论在行禀告可好?

    云忆听后思索把魂器包好收回:不急,我还要去找二掌柜商量事物,三老有了推论后发信到青鸾行院便可。

    三人听后行礼,云忆这才召出青鸾行院虚空之门,来到有些年头为见的青鸾行宫东侧。吹了一会山风在毛毛雨落下,才漫步向青鸾行院行走,待来到行院后守门女弟子一见赶忙上前行礼。

    云忆含笑点点头:去接二掌柜和三掌柜过来,我有点事物向他二人了解。

    女子行礼后:是。

    云忆这才漫步走进行院,在走进大殿后查阅卷宗的紫妹都还没发现,弟子赶忙上前行礼:公子。

    云忆含笑点点头:你先去忙吧!

    紫妹这才含笑赶忙下榻上前,见弟子退去后才搀扶云忆:你怎么刚恢复身体就跑出来,有没有经过正后同意?

    云忆笑了笑:是魅儿让我来查些事物,玉枝了?怎么就你一个人?

    紫妹扶云忆坐下:去调阅卷宗了,用过膳了没?

    云忆品了口紫妹的茶:恩,茶真香,我在城中转了两个时辰,品这茶水真解渴。我有点事物想询问三掌柜,让弟子们少备点熟食便可。

    紫妹听后含笑走到殿门前:来人。

    一名小巧丫鬟进殿行礼。

    紫妹含笑道:让伙房为公子准备简单酒菜,通知玉管事先过来。

    云忆便拿起紫妹看的卷宗看了看,紫妹含笑上前给云忆泡茶:这些是大庆宗的库房卷宗,还有好多都没有查看。

    云忆听后点点头:你怎么处理大庆宗的?

    紫妹把茶水递给云忆:正后审问了庆龙,大庆宗只是负责了九域的人进入北海,搜刮扶摇宫之钱之物。北冥王派世子前去,秘密处决了涉及屠杀者,收了大庆宗的宗库。庆龙则和绿叶死了长老殿,清除痕迹后就放火烧了绿叶屋舍,大庆宗现以举行了重新选举恢复平静。

    云忆品了口茶:庆龙我记得还有个弟弟对吧?

    紫妹听后叹了口茶:早成了绿叶刀下之鬼,犹豫撞到了二人不鬼,绿叶便用毒丹将其至死。对外谎称是普及时受到贼匪闯入,导致其心神不定而普及失败,我和玉枝在大庆宗禁地也找到了其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