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第1/2页)
    吃完饭后,两人并肩走进房间,房门在秦轲的手中缓缓地关上,房内的烛火被火折子点燃。

    公输胤雪正要说话,秦轲却是神情严肃地制止了她,同时风视之术已经在无形之中展开,听觉一直扩大到院子之中,才缓缓开始往房内收缩。

    从进门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异样,所以现在他仔细一探查,自然就发现了丫鬟的存在。

    这个呼吸声,是小蝶?秦轲睁开眼睛看向公输胤雪。

    公输胤雪看着秦轲,低声道“果然外面有人?”

    秦轲点了点头。

    “是……大伯母身边的那个小蝶么?”公输胤雪又问。

    秦轲再度点了点头“应该是。”

    公输胤雪猜得没错,公输仁确实没有这样简单地就相信公输胤雪,甚至他早已经想到了公输胤雪利用秦轲当幌子的可能,所以晚宴才会送来那一桌菜,现如今又指派丫鬟暗中监视,就是为了弄明白秦轲和公输胤雪是不是真的有男女之情。

    秦轲想到那一桌的“壮阳菜”现在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低头看着公输胤雪“那现在怎么办?”

    公输胤雪咬着嘴唇,迟迟不肯说话。

    秦轲继续看着他。

    “你脱衣服。”憋了半天,公输胤雪才说出这样一句话,却已经满脸通红。

    秦轲一时也是有些发愣,望了望自己的衣服,心想我在这里脱衣服和耍流氓有什么两样?

    “快脱。”公输胤雪望着秦轲,“和衣而睡会被看出来。”

    还没等秦轲做出动作,公输胤雪竟然是已经紧咬着牙关走上前来,看样子,竟然像是要主动替自己宽衣!

    “我自己能行我自己能行……”秦轲结结巴巴地回答,随后笨拙地开始解开自己的外衣,脱得只剩下一身内衣,才终于停下,他可怜兮兮地道,“可以了吧……再往里脱,就什么都没穿了。”

    公输胤雪红着脸,点了点头“你先上床吧。我等会儿就来。”

    秦轲犹豫了一下,望着那张已经铺好了大床,最后还是叹了口气,缓缓地走了过去。

    床很大,棉花垫在下面很软,可以说这是秦轲睡过的最奢华的床,只需要一躺上去,困意就开始涌了上来,不由自主地开始打起呵欠。

    只是他仍然直愣愣地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似乎是在等待些什么。

    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梳妆台前公输胤雪松开了发髻,终于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只剩下一件轻薄单衣,铜镜的面前,她甚至可以透过单衣看见里面的妙曼身躯。

    她本来就是个生得不错的姑娘,明眸皓齿,眉如柳叶,淡粉色的耳垂下,白皙的脖颈欣长,卸去装扮之后,更多了几分灵气和柔和。

    只是从今天开始,她却要开始当一个“假妻子,真寡妇”。

    她想了许久,终于站了起来,一步步靠近床沿“你……睡着了吗。”

    “还没呢。”秦轲瓮声瓮气的回答,他要是有这么心大也就好了,估计换成高易水,甚至还会高兴自己有这么一件好事儿呢。

    “那……你闭上眼睛。”公输胤雪咬了咬嘴唇,低声道。

    “唔……”秦轲用力地闭上了眼睛,甚至还用双手捂住,“我不看,我什么都不看。”

    公输胤雪走了出来,正站在窗前,看着秦轲的样子,倒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随后,她小心翼翼地靠近,掀开被子的一角,像是一只没有骨头的鱼儿一般钻了进去。

    秦轲只觉得自己身旁多了一具温热躯体,顿时浑身僵硬,忍不住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却又怕冒犯了公输胤雪,只能继续地捂着眼睛,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直到公输胤雪轻声道“好了,你睁开吧。”他这才缓缓睁开,侧过头,正好看见公输胤雪那散落的长发,和那张清秀柔美的脸。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终于,公输胤雪脸上一红,移开目光“你看什么?”

    “哦……”秦轲赶忙移开视线,“我没看,我没看。”他感觉到公输胤雪身体的温度,下意识把自己移开了一些,诚恳地道,“我们是不是得在中间放一碗水?”

    公输胤雪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秦轲这个主意实在是有些乱来“放碗水做什么?还嫌麻烦不够多?到时候打翻了怎么办?大半夜的,是你收拾还是我收拾?”

    秦轲闭着眼睛,苦着脸道“也是……我就觉得说书先生的故事不太靠谱,在床中间放碗水?第二天早上起来那不成尿床了嘛。”

    两人同时轻笑起来,只是又感觉这样同床共枕还窃窃私语显得过分暧昧,又尴尬地停了下来。

    公输胤雪其实一直把双手护在胸口,想着转移注意力,于是轻声道“你还能感觉到小蝶还在外面吗?”

    秦轲闭着眼睛,仔细听了一会儿,道“她比刚刚还近,已经贴在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