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相见(第1/2页)
    春雷乍动,细雨潺潺。

    薄雾边陲,正是远山光景。这一幕,透过居酒屋顶层雅间南向的窗口,直映在周助的眼中。

    水之国这种地方,入了晚春,直到初秋。绵绵细雨,总是不曾停歇的,为这座海外孤岛,盖上阴暗稠密的幕布。

    而雾隐村,则因外围的浓雾结界,更是凸显出其,与世隔绝的那份缥缈意境。

    雨雾齐现,遮掩视界。

    “这濛濛雨雾,让一切,都沉沦在一片朦胧之中,显得晦暗不明。”周助玩弄着桌案上的装饰物,嘲弄的言道,“像不像,现在村中诡谲的局势呢?”

    鬼灯冰河,跪坐在周助的对面,却没有回头。去看那,在他眼中,不过是稀疏平常的光景。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栖止了,对环境变化的那份热忱与探究。

    鬼灯冰河奇怪的注视周助良久,这才开口说道,“这阴霾晦暗的幕布,对于雾隐忍村来说,不过是寻常光景罢了。”

    似意有所指,却不甚明了的话音落下,鬼灯冰河转而问道,“孤狼部长,邀我来此,应该绝不止饮酒求醉吧?”

    桌上菜肴未动,两人亦滴酒未沾。说是饮酒求醉,谁会相信?

    见周助玩弄着摆件,不作回答。再轻瞥周助身后,恭敬跪坐一旁的一名追杀部成员。鬼灯冰河有点弄不清,这小鬼,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了?

    前段时间,虽有撇清关系疏离之感,但周助若与鬼灯冰河,私下会面,他也不介意,口称几句少主。

    而今周助带了个外人前来,还不曾介绍,就让鬼灯冰河,只得换称周助现在,孤狼部长的名号了。

    鬼灯冰河,可是亲身参与过,周助与村外势力的密会。所以,对于追杀部的成员,特别敏感。

    尤其是在,鬼灯冰河看这人身形,极为眼熟的情况下,更是谨慎了许多。

    周助沉默良久,似在酝酿着言辞。随着鬼灯冰河,不知第几次以打量审视的目光,看向自己带来的部员后。

    周助终于仿似悔悟过来的出声道,“哦,看我都忘了为鬼灯家主介绍一下了。”

    然后,周助微侧过身体,以手虚拖,为鬼灯冰河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追杀部,唯一一位老部员·小野寺南山了!”

    随着周助介绍,小野寺南山冷淡的点点头,算是与鬼灯冰河打了招呼。

    没错了,这正是周助在追杀部办公区,偶遇的小野寺南山了。

    至于周助为何带到这里来,让他随自己一起会见鬼灯冰河?可不是周助相信他什么,而是在周助与其言谈交流一阵后,发现小野寺南山,弄到了很有价值的东西……

    随着小野寺南山的名字,被周助说出,鬼灯冰河突然神情一滞。

    见鬼灯冰河眼光一冷,周助却像没注意到一样,继续介绍道,“南山曾经历任追杀部中队队监,与大队队监的高位。相信鬼灯家主,一定在三战中,也与他都有交集过。”

    哪壶不开提哪壶,说的这是现在的周助。

    鬼灯冰河深知,自己与小野寺南山,都是参与过辉夜宗太大人,与村外势力勾结交易的知情人。

    周助带小野寺南山,来见鬼灯冰河的目的,瞬间就让这个家伙想歪了。

    “这是要干什么?这是要威胁我?硬拉我上贼船?”鬼灯冰河随着得知小野寺南山的身份,只能狭隘的猜测,周助约他来的目的了!

    当初,对木叶村三路其进的敌后袭村计划,就是辉夜宗太总领,鬼灯冰河前线指派,小野寺南山亲自执行的计划。

    辉夜宗太躲在幕后,总领局计划。而鬼灯冰河,是与三路交涉指派任务的中间执行人。

    不论是忍刀七人众那一路,还是周助第七精英班与原追杀部员的那一路。都是由鬼灯冰河,亲自指派的任务。

    忍刀七人众,傻傻的去袭击木叶,并不知道,那些路线是哪里来的,他们也不需要知道。

    而作为计划执行人,真正接触过村外势力的,就只有鬼灯冰河自己和小野寺南山了。

    而今,周助带着小野寺南山来找自己,鬼灯冰河不得不往更坏的方面去想。

    “这可恶的小鬼,感觉自己疏远他们,不上与村外势力勾结的贼船。要用曾经的事,来要挟我了?”

    鬼灯冰河,永远不介意,抱着最坏与最心存恶意的想法,去推测别人的用心险恶。

    若知鬼灯冰河此时,内心的变化与端测,周助只可能会心一笑。

    虽然周助,从没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认为,这样的胁迫会有效。但是,他不介意看着别人,想歪了,想深了。以至于露出,纠结与愤恨的扭曲嘴脸。

    鉴赏着鬼灯冰河,突然极其丰富的面部表情变化。周助自然知道,对方想歪了。

    人啊,看见他们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