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终于赶上了!(第1/4页)
    ()    周勃、陆贾和奚涓等南阳军文武倒好安排,出征前刘老三早就交代过他们,让他们除了发现韩信又反叛意图之外,无论如何要听从韩信的号令指挥,所以虽然觉得韩信对汉军奔袭襄城的战术预测有些武断,放弃营帐辎重只带粮草武器撤退有些太过可惜,但是见韩信主意已定,周勃等人还是毫不犹豫的服从了命令,立即着手组织士卒连夜撤退。

    可是西楚军南线兵团的主帅利几就没有这么好说话了,被请到了南阳军中后,还没听韩信把情况部说完,利几就已经是暴跳如雷,吼叫质问韩信是不是疯了,凭什么认定偷袭新郑的汉军是为了奔袭南面两百里外的襄城?还再一次吼叫道:“马上叫你的军队停止撤退,不然的话,一切后果由你负责!”

    韩信这一次不再忍让,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利将军,这一次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收回命令了!你如果不愿意走,可以留下,但是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将来见了西楚王,你可别说我没警告过你,没有劝你抓住机会赶紧撤退!”

    “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利几气得一把揪住了韩信的面前衣襟,韩信却是毫无惧色,凝视着利几的眼睛说道:“利将军,再说几遍都行,如果你不撤退,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

    “你!”利几气红了眼睛,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是身在南阳军中,简直是连一剑斩了韩信的心都有。

    “利将军,这也是你惟一保住军队的机会!”韩信冷冷说道:“你也是沙场老将,应该非常清楚,以钟离昧匹夫在汉贼军中的身份地位,亲自率军奔袭南下,怎么可能只是为了一座无关紧要的新郑小城?阳翟是颖川郡治,城高壕深,他轻装奔袭得手,顺利得手的可能不会很大,同时就算拿下了阳翟,也影响不了我们和汉贼之间面战局,抛除了阳翟这个目标,钟离昧匹夫的奔袭目标,除了我们粮草囤积转运地襄城之外,还能有谁?”

    “利将军,请你再想一想。”韩信又接着说道:“倘若我们不抓紧时间撤退,汉贼又顺利奔袭襄城得手,切断了我们的粮道,我们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对耗当然是死路一条,匆忙撤退,龙且匹夫在我们身后紧追不舍,汉贼又在前方当道拦截,我们这五万大军,能有多少撤回南阳?”

    也知道襄城一旦失守,肯定会导致自军陷入绝境,利几只能是缓缓放开了韩信的衣襟,迟疑了一下才说道:“那我们也用不着这么急吧?龙且匹夫的兵力只有我们的一半,我们先合力把他击溃,然后再撤退不是更轻松一些?”

    “汉贼不是傻子。”韩信马上回答道:“我敢断定,项康奸贼给龙且匹夫的命令,一定是缠住我们咬住我们,拖住我们回师襄城的速度,我们主动进兵,龙且匹夫肯定会坚守不战,到了那时候,我们不但没办法迅速击溃龙且匹夫,还注定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可……。”利几咬了咬牙,说道:“可是放弃营帐辎重,只带粮草武器撤退,是不是太可惜了?”

    “是营帐辎重重要,还是我们的军队重要?”韩信反问道:“营帐辎重没有了,我们可以想办法补给,但是军队没有了,我们还如何应对汉贼已经开始发起的大举南征?”

    利几铁青着脸盘算了许久,然后才大吼道:“你赢了!撤!我回去就命令军队连夜撤退!”

    “多谢利将军,你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韩信面无表情的回答,又说道:“请将军小心,龙且匹夫既然是受命缠住我们,极有可能会安排斥候监视我们的营地动静,只要发现我们连夜撤退,肯定会立即出兵追击,还请将军安排好精兵劲卒殿后,千万不要被汉贼杀了一个措手不及。”

    韩信的好心提醒反倒给自己惹来了麻烦,想起殿后大事,利几马上就说道:“行,既然你的军队先做了准备,那么今天晚上由我殿后,但是过了今天晚上,过了伊水之后,就由你的军队殿后!”

    韩信无奈叹气,点头说道:“好,不过到了梁县之后,得请利将军你率军殿后,我们轮流殿后作战,这样才可以把士卒的损失减少到最小。”

    利几倒也不是那种只占便宜从不吃亏的自私小人,立即也一口答应,然后赶紧飞奔回营,象韩信一样颁布命令。让已经入睡的西楚军士卒部起身集结,放弃营帐和一切不急需的辎重,只带粮草和武器轻装撤退。然后很自然的,还没有等西楚军把粮草部装车,抢先动手的南阳军就已经开始渡河南下,迅速撤过了水量颇是不小的伊水。

    被韩信料中,到了西楚军开始渡河的时候,收到斥候探报的汉军龙且所部果然紧急出动,飞快向着新城这边杀来,好在西楚军已有一定准备,利几只是一声令下,八千西楚军立即出动,列阵保护住了伊水渡口,掩护主力渡河南下,亲自率军来追的龙且则是毫不犹豫,立即催动军队发起攻击,在深夜之中与西楚军展开激战。

    也多亏了韩信的提醒,早有准备的西楚军才靠着列阵而战的优势,牢牢保护住了伊水渡口,成功掩护西楚军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