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开诚布公(第1/3页)
    ()    西楚军使者来得比陈恢预料的要早一天,才刚到了陈恢与英布见面后的第二天,西楚军使者就领着三十名随从来到了江陵,住进了临江官方设立的驿馆中。

    依照规矩,进城之后,西楚军使者倒是在第一时间跑到临江王宫门外求见,希望与英布见面进呈国书,英布却很清楚西楚军使者肯定是来逼着自己出兵给项羽当炮灰的,便让负责内事的临江太宰出面,借口说自己身体小有不适,要过几天再接见西楚军使者,让项羽派来的使者先到馆驿休息,等候自己召见。

    不一刻,太宰回到英布的面前复命,说是已经派人把西楚军使者安排到了馆驿休息等候,英布听了点头,又想起陈恢告辞时的提醒,便也多了一个心眼,吩咐道:“小心封锁消息,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汉王也派了使者来和我们联系。还有,多派人手,暗中给本王盯紧西楚使者和他随从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马上来向本王禀报。”

    事实证明陈恢的提醒绝对不是在无的放失,才刚到了第二天的晚上,太宰就跑到了英布的面前禀报,说道:“大王,西楚使者的情况有些不对,他的随从今天在江陵城内四处活动,到处打听我们和汉王军队联络往来的消息,还有我们军队近来的调动集结情况。”

    “项羽匹夫,果然信不过本王!”英布一听就是火冒三丈,知道西楚军使者这么做肯定是项羽的暗中授意,摆明了是信不过自己,担心自己会和汉军暗中勾结,做出对西楚军不利的事。

    “大王,还有一件怪事。”太宰又禀报道:“主事的馆驿官员还向微臣禀报,说是西楚军使者向他打听,问大王你身边是不是有一个叫做伏越的中涓?”(见本书第三百一十一章。)

    “打听本王身边有没有一个叫做伏越的中涓?”英布听得纳闷,心说我身边没这个人啊?奇怪之下,英布忙又问道:“那我们的人是怎么回答的?”

    “我们的人因为不清楚情况,就说他也不知道。”太宰如实回答,英布沉吟,却怎么都想不明白西楚军使者为什么会关心自己的身边近侍官员,只能是吩咐太宰继续严密监视西楚军使者的一举一动,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此后的两天,西楚军使者那边倒是没有什么新的报告,到了第三天时,汉军使者陈恢却突然再一次跑到英布的王宫门外求见,英布根本就没有拿定主意,又害怕西楚军使者知道和汉军也有往来,当然是断然拒绝,还吩咐自己的卫士把陈恢带回馆驿软禁,不许陈恢再随意出门。

    又让英布意外,过了一段时间后,去回绝陈恢的典客又来到了他的面前,战战兢兢的说道:“大王恕罪,汉王的使者还是不肯走,一定要微臣给你带一句话,说是他今天不但有重要大事要想你当面禀报,这件重要大事还和大王你的性命有关,请你务必见他一面。还说见面后听完了他的话,大王你如果觉得他是在危言耸听,他情愿以死谢罪。”

    “和本王的性命有关?”英布有些吃惊,稍一盘算后,英布拿定主意,暗道:“再见一面吧,如果汉贼使者真是来危言耸听,恐吓本王,本王也正好下定决心出兵给西楚王帮忙。”

    还是在做出了这个决定后,英布才下令同意召见,然后又过了点时间,陈恢就再一次被领到了英布的面前,还一见面就向英布拱手下拜,语气无比诚恳的说道:“罪人陈恢,特地来向临江王请死。”

    “先生此言何意?怎么一见面就向本王请死?”英布诧异问道。

    “因为罪人欺瞒了大王,此前没有向大王说明实情。”陈恢鞠躬回答,又主动说道:“大王,想必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了吧?西楚王的使者来到了江陵之后,立即派出他的随从,四处打探大王你和我们汉军暗中联络往来的情况,摆明了是不再信任大王。罪人不敢继续欺瞒大王,其实这些事都是因为我们汉军而起,是我们布置了离间计,让西楚王对你生出了疑心,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

    “是因为你们布置的离间计?你们如何布置的离间计?”英布大惊问道。

    陈恢的确没有继续隐瞒英布,无比坦白的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如实告诉了英布,承认说是汉军决策层派人冒充英布的使者出使汉军,故意引起项羽的注意,项羽派人假装谈判到汉军大营探听消息时,假使者又声称说英布已经弃楚归汉,倒向了汉军,所以西楚军使者到了江陵之后才四处打听消息,查探事情的真相。

    不用说,得知事情的真相经过后,英布当然是气得直接怒吼出声,还没有等陈恢继续请罪,英布就已经一脚踢在了他的胸膛上,把他直接踢了一个四脚朝天,然后咆哮道:“来人,把这个匹夫拿下!”

    左右卫士唱诺,立即上前捕拿陈恢,早就抱定必死决心的陈恢也不挣扎,只是大声说道:“大王,请听罪人把话说完,我们汉军用计害你,的确不对!可是大王你考虑过一个问题没有,如果西楚王真的信任于你,他怎么可能会中我们的计?又怎么会叫他的使者四处探听消息,防着你突然在背后捅他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