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大楚兴,秦当亡(第1/3页)
    ()    其实也用不着项家子弟在项康的要求下刻意散播,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才没过几天时间,秦二世下旨征召第四轮戍卒的消息就迅速传遍了下相县的各乡各亭,也马上引起了巨大轰动。

    没有百姓不在叫苦,头两轮征召,征召的都是罪官、赘婿、商人和曾经当过赘婿、商人的成年男子,大部分的百姓不受影响,大部分倒是不说什么。第三轮征召,征召的是父母或者祖父母曾经当过赘婿和商人的百姓,被征召的人虽然觉得自己冤枉,逃亡的也很多,可是祖上清白的大部分百姓也可以忍着。然而第四轮征召是对剩下一半的普通百姓下手,无辜的百姓就再也忍无可忍了。

    再加上徭役也过重,为了修建骊山陵墓、阿房宫和扩建咸阳宫殿,无数的百姓必须得自带粮食路费到关中当免费苦力,得把国各地的粮食草料运到咸阳去喂养珍禽异兽,普通百姓早就苦不堪言,这会秦二世又要逼着剩下的一半成年男子到边疆去当兵当苦力,老百姓还能再忍下去就只能叫奇怪了。所以消息传开后,还没等下相各级官吏正式开始征调戍卒,户籍属于左闾的适龄男子就已经开始出现逃亡状况,民间也迅速出现了混乱苗头。

    在这样的背景下,项家子弟再把秦二世很快就要征召第五轮戍卒的谣言散播出去后,首先受到谣言影响的下相县东乡一带当然更是人心惶惶,各家各户都是一片慌乱,举凡是家里有成年男子的,就没有一家不是忧心忡忡,生怕家里的主心骨或者主要劳动力被官府强行带走,影响到家生计,更担心家人被征召后吃大苦受大罪,甚至无辜葬身在苦寒北疆,牺牲于南方瘴烟之地。

    期间,尽管乡里的乡啬夫、三老和各亭亭长纷纷站出来辟谣,说朝廷绝对没有下文要征召第五轮戍卒,然而因为秦二世坑爹的戍役徭役征发频率和强度,老百姓却依然宁可相信有,不敢相信无,忧心如焚的百姓们还不断的添油加醋,把谣言传得越来越邪门,也把传播面积扩大得越来越广,不但造成了下相境的人心浮动,甚至还影响到了周边诸县的百姓民心,民间气氛一片恐慌。

    再接着,再等下相县寺正式开始征召第四轮戍卒时,下相民间当然更是混乱到了极点,不愿去边疆吃苦受罪的普通百姓逃跑不断,或是远走异乡颠沛流离,或是聚集山林沼泽,落草为寇,一度被项康和冯仲等人剿灭的马陵山盗匪也因此重现江湖,还迅速发展壮大,规模远超往昔,严重威胁到了下相和下邳两县的社会治安,民生安。

    很是出乎项康铁哥们冯仲的预料,在此期间,明明有着无数提前逃走机会的项家子弟不但一个没逃,几个要被征召到边疆去服戍役的项家子弟,还在项康的率领下主动来到了他的面前,明白告诉他说项家子弟不会让他这个好朋友为难,都自愿跟着他去边疆服戍役,还会尽力帮他控制和安抚戍卒,尽量不让戍卒在途中逃亡,以免连累到负责押送的冯仲。

    对此,冯仲除了大喜过望之外,更多的当然是感激不尽,拉着项康和项冠等人的手连声说道:“兄弟,好兄弟,谢谢,太感谢了,大兄我是真没想到你们这么通情达理,不但不让我为难,还要这么帮我。放心,你们放心,只要我们能够顺利回来,大兄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多的不敢说,以后在我的治下,你们就是想横着走都行,大兄我给你们撑腰。”

    “大兄,你说这些话就见外了,这段时间你给我们项家帮了多少忙,我们项家人都记在心里的,现在你有事要用到我们,我们那里有袖手旁观的道理?”项康笑着连连摆手,表示不需要冯仲的感谢,又好奇问道:“大兄,这次我们下相要征调多少人去服戍役?东乡这边有去多少戍卒?”

    “如果部征召到位的话,下相县应该是要去一千八百多戍卒,东乡这边应该有五百多。”冯仲如实回答,又说道:“不过兄弟你也知道,逃戍的人太多,真正能够征召到位的,估计也就是六七成,东乡了不起能去三百多人。”

    “大兄,那能不能走一个后门,给我的兄弟们都安排成百长和屯长?”项康又问,说道:“我记得戍卒的编制是五人一伍,两伍一什,五个什一屯,设一个屯长,两个屯设一个百长,东乡这边能去三百人的话,就有三个百长和六个屯长,这些位置能不能优先安排给我的兄弟他们?”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冯仲拍着胸口说道:“其实不用兄弟你说,我也会优先把百长和屯长安排给你们项家兄弟,也有你的兄弟们替我看着那些戍卒,我睡觉的时候才敢合上眼睛。”

    “那就这么定了。”项康微笑着说道:“我带兄弟们先回去准备一下,集结戍卒的时候一定保证按时到,到时候就请大兄你费心安排了。”

    欢喜不胜的再次谢过了项家兄弟的鼎力相助,冯仲这才稍微的放下心来,知道自己这次押解戍卒北上服役,终于是有几个得力的帮手可用了,能够顺利完成任务的希望也比之前大得多了。然而安心的在亭舍里酣睡了一夜之后,第二天天才刚亮,冯仲就被长得不算太丑的老婆摇醒,说是亭里的亭卒有急事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