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魔高一丈(第1/4页)
    抓了敌人的大将而不说,反而利用敌人大将的忠贞不渝布置诡计,故意让一个很有分量的敌将逃脱,利用他带去假消息,恫吓敌人主动放弃墙高粮足的坚城国都,继而不但可以轻松拿下敌人的国都,甚至还可以轻松拿下敌人的腹地膏腴之地!

    项康和汉军精心布置的这个无耻诡计,如果用在别人身上,倒是很有可能能够顺利得手,然而没办法,项康和汉军决策层这次却是在鲁班门前耍斧头,孔夫子庙前卖文章,带伤逃回宛城的南阳军大将枞公才刚把情况说明,熟知项康恶劣秉性的刘老三和韩信就马上明白,项康这么做不过是在用反间计虚张声势,不但项羽肯定没有不顾南阳优先救援齐地,就连齐地的叛乱,也绝对是项康鬼扯出来的假消息!

    这一点也让刘老三和韩信真正的彻底下定了决心,见项康这么急着吓唬南阳军的主力南下,在汉军已经顺利拿下了阳城的情况下,刘老三和韩信不但毅然放弃了退守汉水防线的最后机会,还在当天就召开军事会议,向南阳军文武表明坚死宛城等待援军的决心,郑重其事的发誓与宛城同生共死,死守城池再不退让半步!

    刘老三和韩信的这个决定获得了南阳军文武的一致拥戴,舍不得就此放弃宛城这个第二故乡,又对宛城固若金汤的城防工事充满了信心,以沛县小伙伴为首的南阳军文武除了轰然唱诺,毫不犹豫的接受了刘老三的决定外,又争先恐后的立下毒誓,发誓要与宛城国都共存亡,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当然,也有不和谐的声音,至少西楚军南线兵团的主帅利几就坚决反对死守宛城,即便刘老三已经明确表明了态度,利几也不肯留下来给刘老三帮忙,仅仅只是答应移驻其他战场,在侧翼为南阳军主力分担压力——当然,西楚军南线兵团的钱粮、军需和辎重,还有晚上给利将军捂脚的美女和上好宴席,一点也不能少,都必须由南阳军继续供给。

    利几的要求虽然无耻,却殊不知正中了刘老三的下怀,因为宛城虽然是一座郡治大城,要想让总数多达近五万人(包括曹参刚带回来的军队)的刘项联军部驻扎进城,空间还是十分的吃力和紧张,驻扎在没有城墙保护的城外又摆明是给汉军送人头,同时刘老三现在已经严重信不过利几,当然得防着利几进城之后搞鬼,里应外合帮汉军轻松拿下宛城,所以刘老三马上就答应了利几还算留有余地的要求,还让利几自行选择移驻郦县和棘阳的其中一城。

    和刘老三预料的一样,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下,利几很快就选择率军移驻宛城正南四十里外的棘阳城,既替刘老三多少起到一点牵制效果,也方便西楚军在形势危急时南逃或者撤回西楚本土,刘老三只求现在不要得罪西楚军,避免向项羽求援的关键大事节外生枝,自然也一口答应,还安排了得力官吏帮助利几料理军务,让胡阳和骧城等地负责为西楚军提供粮草军需。

    约定好了这点之后,目前立场还只是稍微有些动摇的利几当天就率军南下,迫不及待的带着西楚军南线兵团向棘阳开拔,为了保持与西楚军的友好关系,刘老三还亲自出城相送,有说有笑的把已经靠不住的利几送走,亲热得就好象是送知交好友南下游玩一样。

    然而与利几拱手而别后,陪同刘老三出城给利几送行的韩信却凑了上来,低声说道:“大王,把利几匹夫打发去棘阳,虽然给我们清除了一个隐患,也继续留下了向西楚军求援的希望,但是看到友军在大战前撤走,只怕对我们的军民士气都会有不小影响,这个问题,必须得想办法尽快解决才行。不然的话,怕是会于战不利。”

    阳城失守的消息已经在宛城战场逐渐传开,与南阳军并肩作战半年有余的西楚军却提前南撤,这一点必然会影响到南阳军将士和宛城百姓的士气军心,刘老三当然十分明白这个道理,忙低声问道:“可有办法?”

    “利几匹夫南下,是去替我们保护育水(白河)粮道,还有准备着接应我们的西楚援军前部。”韩信低声回答,又阴阴的说道:“还有,我们的细作探得准确消息,项康奸贼在亲自率军攻打阳城的时候,被流矢射中前胸负了重伤,有性命危险,只不过项康小奸贼害怕影响汉贼士气,不敢把这个情况公布而已。”

    “妙计!”刘老三鼓掌叫好,狞笑说道:“听到这个消息,我们肯定是军心振奋,项康那个小奸贼就算知道这个情况,也注定是无法辩白,他那怕是亲临阵上,我们也可以一口咬定,说他是带伤上阵安抚军心,实际上早就痛得快要断气了。就这么办,快去做吧。”

    韩信答应,也立即安排人手依计行事,然后很快的,西楚军南下移驻棘阳的原因就在南阳军军队里和宛城城里传开——西楚军不是因为怕死才跑,是因为至关重要的育水粮道需要有重兵保护,这样才能保证宛城的粮草军需不缺,另外西楚本土传来消息,说是项羽已经派遣了一支前军紧急赶来增援宛城,所以西楚军还准备顺带着接应西楚军援军的前队,以免被汉军给各个击破。

    这一点当然收到了不小的稳定军心效果,然而更让南阳军将士和宛城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