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战略大计(第1/3页)
    ()    荥阳敖仓之战,创下了自项康起兵以来汉军最大的损失记录,一场战役下来,两万六千三川汉军将士,竟然有超过一万六千人永远的闭上了眼睛,广武大营被攻破,敖仓大营遭到重创,荥阳、卷县和阳武三县几乎都被西楚军屠城,损失百姓直接超过四万人,经济钱粮方面的损失更是无法统计!完可以说是血流得无法再流,损失惨重得无法更惨重!

    而且就这,都还是建立在三川汉军的主将周叔指挥有方,战术高超,三川汉军将士浴血奋战、战术执行得力的基础上。

    除此之外,东郡境内的汉军钟离昧军团也是损失惨重,燕县的四千守军被西楚军歼,酸枣的钟离昧主力也损失超过半数,还被迫放弃了酸枣大营和无数军需辎重,元气为之大伤。而如果再加上大梁和陈留汉军的损失,汉军在这场战役中的兵力总损失,更是无限接近于三万人,可以说一战就打光了一个中等诸侯的总兵力!

    也亏得项康用瞒天过海之计,用大梁、陈留的炮灰军队掩护主力回援三川战场,汉军这才总算是扳回了一些颜面,前后彻底歼灭了司马的乌合之众两万六千余人,又把西楚军的三万精锐骑兵拼去了两万,勉强取得了一场惨胜,得失大致相抵至少项康自己是这么认为。

    不要贪心不足,埋怨项康无能,没能前堵后追面合围敌人,彻底歼西楚军与河南军,西楚军是骑兵,在豫中平原的杯具地形上,以步兵为主力的汉军想要歼灭西楚骑兵那是白日做梦,能够在最后关头一口气干掉八千西楚骑兵精锐,都已经是汉军骑兵超水平发挥,还有三川汉军紧密配合所创造的最好结局了。

    同时战局的变化也再一次出乎了汉军决策层的预料,汉军主力回师到荥阳城下的同一天下午,还没等汉军将士打扫完尸横狼藉的战场,甚至还没有等汉军将士建立起休息营地,河内汉军就送来急报,说是赵将张和陈泽以救援三川汉军为名,率领三万赵军从安阳西进,不顾汉军边境将士的反对,强行进入了汉军控制地,迅速逼近朝歌,来势相当不善。

    听到这个消息,项康的脸色当然马上就阴沉了下来,陈平和张良冷笑连连,周叔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倒是此前一直躲在广武城里的商山老头唐秉说话直接,冷笑说道:“增援我们?怕不会是想趁火打劫,乘着我们三川告急的机会,一口吃掉我们的河内郡吧?”

    另一个商山老头吴实比较冷静,马上就向项康说道:“大王,大局为重,眼下不宜和赵国翻脸,最好的办法,是马上派遣使者和赵**队联系,主动让他们知道我们的主力已经回师到了荥阳,让赵**队知难而退,这样才是上策。”

    强忍住了心头怒气,不想现在就和赵**队翻脸的项康点了点头,当即让人修书一封,主动告诉赵军自己已经回师到了三川还打跑了西楚军队,违心的感谢赵军的主动救援,也随便要求赵**队立即撤回邯郸郡,避免与汉军发生误会。然后还是在把使者派了出去以后,项康才咬牙切齿的骂道:“赵歇匹夫,张耳狗贼,你们给我等着,等我腾出了手来,再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大王,看到项羽出兵三川,就连和缔结有盟约的赵**队都想趁火打劫一把,章邯、董翳和司马欣那边肯定更加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吴实又说道:“上郡和云中郡那边,还请大王早做安排,预防万一。”

    “就怕他们没有这个胆量!”项康冷哼道:“亚叔和晁直他们一直都在关中精练士卒,随时可以组建起六万以上的军队,他们真敢出兵云中上郡,不用从前线调军队回去,光凭我们在关中的预备队,就有把握收拾得了他们。”

    同一天晚上,渡过鸿沟追击的灌婴和杨喜也带着汉军骑兵撤回敖仓与主力会合,颇为无奈的报告说西楚骑兵逃得太快,汉军骑兵在数量方面也不占什么优势,所以只是追到了傍晚就没敢继续再追,没能更进一步扩大战果。项康也没过于强求,挥了挥手就说道:“没事,追不上就追不上吧,我们这次只是吃亏在骑兵数量不足,下一次西楚贼军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既不担心章邯董翳等人的威胁,也不在意目前骑兵数量居于弱势,项康这么自信,当然是因为汉军的战争潜力雄厚,又控制着陇西和九原两个产马地,也一直都在关中地区严格训练着预备役骑兵,如果需要的话,项康穷兵黩武,在最大限度上可以组织起超过十万的新军赶赴前线参战,尤其是汉军还已经拿下敖仓,已经再不用为前线的粮草供应担心,所以项康才敢这么镇定从容。

    然而项康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有些过于乐观了,因为才到了第二天,朝歌守军就又送来急报,说是张和陈泽率领的赵**队强行进入汉军控制地后,又借口增援三川汉军需要粮草军需,要求朝歌汉军为他们提供补给,被朝歌守军断然拒绝后,张和陈泽竟然催动军队攻打朝歌县城,朝歌守军被迫迎战,也被迫向周叔告急。

    “糟了,来不及了。”

    掐算时间,发现自己昨天派出去的使者已经不可能及时阻止汉军和赵**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