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古怪援军(第1/3页)
    ()    周叔的果断选择和突如其来的瑞雪,彻底打乱了项羽和李左车的如意算盘,也把西楚军和河南军的联军坑得是不要不要,彻底欲哭无泪。

    项羽和李左车原先是这么打算的,觉得就算自军没有把握迅速拿下汉军广武大营背后的广武山城,只要攻破了汉军的广武大营,马上就能缴获到大量的军需辎重,暂时解决西楚军与河南军目前的燃眉之急,同时还可以重创汉军周叔所部主力,让周叔再也没有任何力量玩出新的花样,然后自军就可以尽握主动,想先打那里就先打那里,从从容容的把汉军各部各个击破。

    然而项羽和李左车都低估了周叔的狠毒,才刚发现自军大营又告破迹象,周叔就果断动手烧毁了广武大营里的所有军帐,让西楚军和河南军就算拿下汉军营地,也仍然没有军帐可以御寒休息。再接着,李左车虽然一眼看穿了周叔假突围真转移的无耻企图,建议项羽提前部署军队,几乎把向北突围的汉军队伍部歼灭,可是苍天却助恶不扬善,偏偏在同一天晚上,降下了今年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今年的第一场雪还特别的大,纷纷扬扬,下了大半夜都不见收歇,待到得天明时,当真变得是天下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平地积雪厚过半尺,山川丘陵白雪皑皑。同时还气温再次大幅度下降,虽不至于冻掉鼻子耳朵吧,却也照样是滴水成冰,呵气为雾。

    没有帐篷或者房屋遮风挡雪,即便西楚军将士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强兵,在这样的环境中仍然还是被冻得叫苦连天,伤风感冒者不计其数,许多原本还有希望抢救过来的西楚军伤员,也因为这样的天气而伤势加重,十分冤枉的提前离开人世。

    河南军的情况更惨,士卒体格普遍不如西楚军强健,被冻伤冻病的比例要比西楚军高出好几倍,伤员的死亡率也比西楚军高出许多,身体比较文弱的河南军智囊李左车也被直接冻出了伤风,喷嚏一直不断。

    见情况不妙,天色明后,项羽和司马等人只能是围站在篝火旁边,匆匆商量如何应对这一局面,期间就连李左车都顾不得什么主次先后了,只能是向项羽提议道:“西楚王,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们也只能是先挑最弱的敌人下手了。敖仓的汉贼军队目前数量最多,又有周叔匹夫坐镇,不能先打;广武城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我们也没有把握迅速拿下。惟一的办法,只能是尽快先拿下荥阳,夺取城池立足,然后再考虑如何拿下敖仓和广武城。”

    言罢,李左车还又重重的打了两个喷嚏,而项庄、司马和丁固等人虽然明知道这么做过于浪费时间,会把这次的奔袭战打成逐个的攻坚战,却也照样吸着鼻子纷纷点头附和,项羽也是毫无办法,只能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赶快动手吧,越早拿下荥阳城立足越好,再这么露宿下去,我们的情况只会越来越不妙。”

    就这样,才刚结束了攻打汉军广武大营的战斗,在几乎没有休息和休整的情况下,西楚军与河南军只能是立即移师到了荥阳城外,准备再次发起伤亡巨大的蚁附进攻。而在此期间,曾经统治过荥阳半年时间的司马自然少不得亲临城下,表明身份,劝说荥阳城里旧臣民主动开城投降,还威胁说荥阳军民如果不肯主动投降,城破之后要对荥阳进行屠城报复。

    很可惜,招降和威胁都注定没有任何作用,此前已经骗过项羽一次的荥阳县令李爻,不但亲自登城大骂司马引狼入室,帮着西楚军残害鸿沟东面的三川百姓,鼓励荥阳军民齐心协力死守城池,等待援军,还亲自拉弓对着旧主司马放箭,差点真的射伤了司马。司马勃然大怒,也当场就象项羽一样的赌咒发誓,发誓要在城破之后亲手干掉李爻家。

    司马的威胁还起到了反效果,此前本来就已经亲眼看到过西楚军如何残害鸿沟以东的三川百姓,这会又见司马替西楚军扬言屠城,荥阳城里的百姓在恐惧之下,不但没有任何的动摇,相反还自发的组织起来,帮着荥阳汉军守卫城池,青壮男女上城助战,拿着简陋的武器帮着汉军将士杀敌守城,老弱妇孺则帮着汉军将士搬运各种守城物资,给汉军将士送水送饭,以至于汉军将士即便是身处第一线,也能随时喝到烧开后的热水,也每一顿都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军心士气得到了巨大的鼓舞。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西楚军与河南军联手向荥阳城发起进攻时,自然是遭到了荥阳军民的迎头痛击,滚石擂木就象冰雹雨点一般,把踏梯冲锋的西楚军将士砸得是头破血流,筋断骨折,又不时烧滚的粪汁倒落,把西楚军将士烫得是鬼哭狼嚎,惨叫不断,即便偶尔有西楚军勇士踏梯冲上城墙,也马上会陷入荥阳军民的汪洋大海,被砍得是血肉横飞,尸骨不。

    西楚军与河南军毕竟兵多,总兵力不但是荥阳守军的十倍以上,单兵素质也优势明显,又急着夺城立足,斗志也十分旺盛,四面强攻之下,荥阳军民还是逐渐露出了败象,天色将黑时,也到了西楚军发起第三次大规模强攻时,终究还是有数十名西楚勇士成功冲上北门城墙,占据了一片城头阵地,让西楚军和河南军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