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强行出兵(第1/4页)
    ()    也还别说,项羽的积威还真的效果不小,曹咎走出项羽的寝帐,大声要求关外诸侯到中军大帐等待与项羽见面后,田都、魏豹和臧荼等关外军阀还真被吓了一跳,在旁边看热闹的英布、柴武和桓楚等楚军将领也是面上变色,下意识的心里开始打鼓。

    有些不敢相信曹咎的话,齐国大将田间小心翼翼的问道:“曹司马,我没听错吧?前将军让我们到中军大帐等他,他一会就去和我们见面?”

    “田将军没有听错,是这样。”曹咎面无表情的说道:“请田将军和各位将军快去吧,前将军他正在更衣,一会就来。”

    见曹咎的语气不丝作伪,田建悄悄咽了一口唾沫,赶紧点了点头答应,魏豹、臧荼和田都等人互相交换了几个眼色后,还是一声不吭的前往楚军的中军大帐等候,英布和桓楚等人更是不敢怠慢,都是快步离开项羽的寝帐,生怕走得慢了,惹恼脾气出了名暴躁的项羽,招来一顿臭骂乃至杀身之祸。

    又过得片刻后,楚军的升帐号角也在时隔多日后重新吹响,项家子弟和置身事外的冯仲等人在愕然之余,也纷纷匆忙赶来中军大帐侯命,与关外诸侯和英布、柴武等人站好班列,心思各异的等候许久未曾露面的项羽到来,肃穆还一如往常。

    众人没有白等,大约一刻钟后,深衣束发的项羽终于还是领着范增、曹咎和项伯等人大步走进了中军帅帐,结果在看到项羽右眼上包裹的绸布时,大部分不知道内情的帐中众人当然是无不大惊,在江东时就追随项梁叔侄的桓楚还脱口说道:“前将军,你的眼睛?”

    “受了些轻伤,已经不碍事了。”

    项羽轻描淡写的回答,也不理会众人惊讶的目光,只是大步坐到帅位前站定,大声说道:“各位将军,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陈余将军统领的赵**队,已经成功拿下三川郡最西端的陕县城池,兵临函谷关城下,还又派遣申阳将军在陕县北渡黄河,取道河东奔袭蒲坂,顺利的话,或许此刻申阳将军就已经突破了黄河,杀入关中腹地,擅自称王的楚国逆臣项康,已经覆灭在即!”

    这也的确勉强算是一个好消息,在此之前,关外诸侯和楚军众将早已从赵国使者口中听到风声,知道了少帅军已经重新夺回函谷关的情况,已经对能否顺利杀入关中产生了动摇。这会听说赵**队总算是打了一个胜仗,又见项羽伤势虽重,行走说话却不受影响,估计继续统兵作战肯定问题不大,众人当然赶紧一起拍手叫好,颇能见风使舵的柴武还大声说道:“陈余将军打得漂亮,有此大胜,我们诸侯联军攻破项康逆臣,指日可待矣。”

    “说得对,项康逆臣螳臂当车,是绝对不可能长久。”项羽接过话头,又大声说道:“但我们也不能过轻敌,项康逆贼手中毕竟有四万多兵马,又有函谷关天险,陈余将军能否顺利将他击败,目前我们也还不能肯定。所以我决定,近日内将亲自统领诸侯联军兵发函谷关,与陈余将军携手讨伐项康逆贼,望各位将军尽快做好出兵准备,与我杀入关中,尽诛项康逆臣一党!”

    “谨慎前将军号令!”关外诸侯和楚军众将赶紧一起抱拳,异口同声的回答。

    悄悄吸了一口气后,项羽强忍住右眼疼痛,又大声说道:“还有一件事,前些天我不幸被流矢射中,负了一点轻伤,导致军中出现了许多谣言,严重的影响了我们的军心士气,甚至还有人以为我已经死了,生出了悖逆的心思。也怪我为了养伤,一直没有出来和大家见面,所以这些事我可以不和你们计较,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再不想听到有类似的谣言出现,更不能容忍有人骑墙观风,见风使舵,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众人纷纷答应,又一起在心里嘀咕,暗道:“如果你这也算轻伤,那恐怕只有脑袋掉了,才能算是重伤了。”

    “明白就好。”项羽又冷哼了一声,说道:“下去准备吧,三天后出兵西进,先破函谷关,后取咸阳,拿下了咸阳后,暴秦的数百年珍藏,我们每一个人每一支军队都有份!但如果有谁作战不力,畏敌怯进,休怪本将军军法无情!”

    众人再度答应,项羽则再不说话,只是挥手命令众人离开,结果众人才刚走完,项羽就一屁股坐到了帅位上,右眼绸布下也再度渗出鲜血,范老头和曹咎见了大惊,忙上来问道:“前将军,没事吧?”

    “没事,就是伤口有些痛。”项羽强撑着摇头,又强作笑颜说道:“这下子应该能稳定住军心了吧?”

    “应该没问题了。”曹咎尽量挑好听的说,道:“看到前将军言行如常,田都、魏豹和臧荼那帮匹夫肯定会做出聪明选择,我们的军心也肯定能很快稳住。”

    “那就好。”项羽自言自语,还又断然拒绝了曹咎和范老头把自己搀回寝帐休息的好意,喘息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站起来自行走回寝帐,故意让沿途的楚军将士看到自己行动自如的状况,以此粉碎军中谣言,可是在坚持自行走回了寝帐后,项羽却又马上眼前一黑,摔倒在了曹咎怀中再度昏迷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