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秦宫政变(第1/4页)
    ()    赵高一党的动手也很快,就在项康下定决心豪赌一把,故意坐视咸阳中尉军会师一处的时候,赵高的女婿咸阳县令阎乐,也打着追捕盗贼的旗号,带着一千余名咸阳县兵,直接开拔到了秦二世胡亥目前居住的望夷宫附近。

    依照秦律,皇帝不管住在那一座行宫,行宫外都得有卫尉军驻扎保护,望夷宫也不例外,宫门外同样驻扎了六千卫尉军,见阎乐带兵而来,训练严格的卫尉军将士除了立即出营列队,当道拦住咸阳县兵外,又立即派出使者,赶来与阎乐交涉联络,质问阎乐的来意。阎乐则早有准备,马上拿出了赵高的亲笔手令,大声说道:“奉丞相钧令,前来追捕从咸阳逃来的盗贼,尔等快快退开!”

    “捕拿从咸阳逃来的盗贼?”

    卫尉军使者将信将疑,出于谨慎起见,还凑了上来细看阎乐手中的赵高手令,阎乐则随他怎么看,还不耐烦的催促道:“看清楚了没有?是不是丞相手令?看清楚了就赶快把你们的人撤走,不然让盗贼跑了,丞相怪罪下来,你们郑卫尉也吃罪不起。”

    仔细看清阎乐手中的赵高手令上确实盖着丞相大印,又知道赵高在朝廷里一手遮天,即便统领卫尉军的卫尉身为朝廷九卿,也不敢在赵高面前大声说话,卫尉军的使者不敢怠慢,忙向阎乐道了一个罪,飞奔回去禀报情况。统兵拦道的卫尉丞更加不敢得罪赵高,才刚问明白了情况,马上就命令卫尉军让开道路,不敢再继续阻拦咸阳县兵前进。

    还是在看到卫尉军乖乖让道,其实心里一直捏着一把汗的阎乐才悄悄松了口气,赶紧带着咸阳县兵上前,直接越过卫尉军的拦截阵地,还向站在路旁的卫尉丞吩咐道:“把你的军队带回营地里去,如果有需要,再请你出兵帮忙。”

    早就看清楚带队的就是大秦权相赵高的女婿阎乐,又见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阎乐竟然破天荒的对自己说了一个请字,卫尉丞竟然还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慌忙点头哈腰的答应,赶紧到着卫尉军撤回营内侯命,还随时准备着给阎乐帮忙,间接拍自己上司的上司赵高一个马屁。

    卫尉军的畏缩给了阎乐带兵直接冲到望夷宫门前的机会,不过对秦二世胡亥来说还好,值守望夷宫宫门的郎中(侍卫)虽然都是赵高亲弟弟赵成的部下,带队的卫令仆射却偏巧不是赵成的心腹死党,见阎乐军直接冲来,这卫令仆射不仅立即命令手下郎中守住宫门,还亲自出面与阎乐交涉,大喝说道:“站住!尔等好大的胆子,宫门重地,也敢擅闯?”

    目光阴冷的看了一眼那卫令仆射,阎乐突然向自己的亲兵喝道:“把他给我拿下!”

    毕竟是阎乐的亲兵,不但早就被阎乐用钱喂饱,也早就习惯了无条件服从阎乐的命令,所以阎乐的话才刚出口,他的亲兵就马上一哄而上,七手八脚把那卫令仆射按住,那卫令仆射的手下郎中大惊,赶紧上来阻拦时,阎乐早就已经催军上前,把他们拦住。然后阎乐又拔剑一指那卫令仆射,大声喝道:“匹夫,你身为卫令仆射,奉命职守宫门,有盗贼进了望夷宫,你为什么不阻拦?难道你是盗贼的同伙?”

    “有盗贼进了望夷宫?”那倒霉的卫令仆射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惊讶说道:“那有盗贼进了望夷宫?宫外有卫尉军,宫门有郎中,都守卫森严,盗贼怎么可能进得了望夷宫?”

    “还敢狡辩?本官分明清楚看到,刚才有盗贼冲进了望夷宫,你竟然还说没有?看来你果然是盗贼的同伙!”阎乐大声颠倒黑白,又喝道:“来人,把这个盗贼同伙当场斩了!快!”

    倒霉的卫令仆射大声喊冤,阎乐的亲兵也有些迟疑,可是阎乐再次厉声催促后,一个拿着斧头的阎乐亲兵还是手起斧落,一斧头砍掉了那倒霉卫令仆射的脑袋,阎乐乘机又大声喝道:“冲进去抓贼,有敢阻拦者,杀无赦!快!冲进去!杀啊!”

    出于服从命令的本能,咸阳县兵立即呐喊着冲进了望夷宫大门,守门的郎中不过区区数十人,根本无法阻拦,很快就被冲散,阎乐军直冲入宫,结果因为事发突然的缘故,宫城里的郎中宦官手足无措,只能是四散奔逃,只有少数几个人上来阻拦,阎乐则连声下令,逼着咸阳县兵迅速把敢于反抗的郎中宦官部杀害。

    这个时候,赵高的弟弟赵成也带着一帮他的心腹赶来与阎乐会合,给阎乐带路去找胡亥,阎乐乘机大声宣称说已经找到了盗贼,在赵成等人的引领下直冲胡亥目前所在的寝宫,还命令士卒一路见人就杀,望夷宫内也因此一片大乱,郎中、宦官和宫女惊叫着争相奔逃,许多躲闪不及的还直接葬身在了阎乐军的刀下,富丽堂皇的望夷宫内也因此充满了腥风血雨。

    直接冲到胡亥的寝宫门外时,因为害怕露馅,阎乐和赵成都不敢直接冲进去和胡亥见面,很是狡猾的大声宣称说盗贼就在寝宫中,命令咸阳县兵对着殿内放箭,结果这一招也果然收到了效果,原本还想出来质问原因的胡亥左右见飞矢如雨,没有一个不是赶紧撒腿往后殿逃命,还不管胡亥如何呼喝催促都不敢出殿阻拦,然后一支羽箭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