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阴沟里翻大船(第1/3页)
    杀虎口又名杀胡口,也就是明清时代大名鼎鼎的西口,历来就是南北联系的交通要道,只不过因为背景和形势不同,先秦战国时代都对这个隘口不够重视,大汉开国不久,国力薄弱,没有力量翻修加固长城,所以在这个时代,杀虎口只是一个十分普通的隘口,连市集都没有设置,并没有什么象样的防御工事,导致这次匈奴南犯就是走这个隘口杀入雁门腹地,撤退败逃时也是走这里逃回草原。

    才干并不是特别出众的项庄这次终于未卜先知了一把,北逃途中,确实不是冒顿第一个率军赶到杀虎口,第一个率军来到这里的,只是一个在战斗中负了伤的匈奴百长,还有几十名他麾下的匈奴败兵士卒。

    让这个匈奴百长意外,当他赶到两山对峙的杀虎口附近时,此前被匈奴军队故意夷为平地的杀虎口关卡废墟上,竟然用几个帐篷建起了一个小小露营营地,还有一些汉军士兵在废墟上活动,也不知道是担当岗哨任务,还是准备重建杀虎口。因为南来疲惫,人困马乏,又不知道敌人有多少,这个匈奴百长为了谨慎起见,只能是赶紧命令麾下士卒停止前进,准备先摸清楚了敌人情况,再决定是直接冲过去,还是稍微后退等待援军。

    “匈奴蛮夷来了!快跑啊!快跑啊!”

    汉军士卒的反应再次让这个匈奴百长意外,看到匈奴骑兵出现,那伙汉军士兵竟然撒腿就逃往了西面的山林深处,很明显没有勇气和匈奴骑兵交战。匈奴百长见了心中暗喜,也这才赶紧带着麾下士卒继续北上,来到了那群汉军士卒留下的露营营地附近,然后还没有等这个匈奴百长看清楚营地情况,食物的香味就已经钻进了他的鼻中。

    “有吃的!”

    又累又饿的匈奴百长赶紧四处张望,也很快就看到汉军营地的篝火上架着一只烤得金黄喷香的大绵羊,旁边还堆着好几摞已经烙熟的面饼,另外几堆篝火上也煮着喷香的肉汤,败逃路上就只是匆匆啃了几口干肉的匈奴百长见了自然大喜,忙下马冲上前去,二话不说抓起一张面饼就啃,他的麾下士卒也是欢呼着一轰而上,你争我抢的分食汉军将士留下来的食物。

    在此期间,好几个匈奴士兵当然首先盯上了那只烤得喷香滴油的大羊,迫不及待的从火上拿下来取刀就要分割,那匈奴百长见了心中一动,忙大喝道:“慢着,吃其他的就行了,这只羊别动。”

    “百长,为什么?”几个匈奴骑兵奇怪问道。

    “留给我们大汗。”那匈奴百长答道:“大汗带着我们北上撤退,现在肯定也已经是又累又饿,做为他忠实的臣民,我们当然要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他。”

    解释完了,这个匈奴百长又微笑着说道:“大汗最饿的时候,我们把最好的东西留下来献给他,他见了肯定高兴,然后还会不会亏待我们,你们还不明白吗?”

    几个匈奴士兵醒悟,为了赏赐,也为了升官发财,在场的匈奴士兵忙纷纷点头,说道:“百长说得对,做为大汗的臣民,我们是应该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大汗。”

    “吃点其他的吧。”匈奴百长随手抓起几张面饼扔给那些抬羊的匈奴士兵,纷纷道:“把这只羊包起来,一会儿找机会献给大汗,即便没有机会,我们饿了的时候也可以分了吃。”

    虽然有些舍不得,但是为了讨好上司和讨好冒顿,几个匈奴士兵还是选择了用汉军士兵留下的帐篷布把那只烤全羊包了起来,交给那匈奴百长亲自包管,然后抓起汉军士卒留下的其他食物分食,好在那群胆小的汉军士兵留下的食物极多,不但足够这群匈奴败兵分食,还连他们的战马都分到了一些食物。

    把肉汤喝得底朝天的时候,更多的匈奴败兵也已经赶到了现场,害怕被上司抢走自己的功劳,这个匈奴百长赶紧把烤全羊捆在了自己的战马身上,然后领着自己麾下的士卒匆匆越过杀虎口,到北面的开阔处去等待冒顿的到来。

    冒顿这边,冲过了善无汉军的阻击阵地后,为了聚拢士卒,冒顿又果断命令卫士重新打出了自己的白毛汗旗,率领着匈奴败兵大队迅速北上,同样是十分顺利的越过了杀虎口,北逃到了地势开阔的草原地带。

    也还是重新回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后,冒顿才长长松了口气,挑了一处山势平缓的山丘停下来休息,高举自己的汗旗聚拢败兵,还有就是抓紧时间重整队伍。结果让冒顿心中暗暗欢喜的是,尽管在半天岭吃了一个大败仗,一路都被汉军追兵紧追不舍,又在善无城外遭到了汉军的阻击,可是最终随着他逃回草原的匈奴败兵,保守估计也还有十几万兵力,总体来说匈奴的元气尚存,即便在短时间内已经不可能是汉军的对手,然而只要给匈奴一点休养生息的时间,卷土重来还是板上定钉的事。

    不止如此,大部分的匈奴贵族也成功的逃回到了草原上,在高地上树起白毛大旗没过多久,左贤王、左右谷蠡王和左日渐王等匈奴重臣便先后回到了冒顿的面前,匈奴十王中除了留守草原的左右温禺鞮王和已经阵亡的右贤王外,只有右日逐王一个人不见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