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一章 兵无常形(第1/3页)
    为了不至于让正直清廉的周曾太过被同僚针对,也为了警告众多已经开始出现腐化迹象的开国功臣,项康最终还是接受了汉廷文官第一人周曾的好意,回到咸阳的第二天早上,便以惩治周曾强占民田为借口,开出了自己登基后的第一张重磅罚单——先是当众将的面把周曾重重训斥了一顿,剥夺了周曾的两千户食邑,又命令周曾亲自出面向受害的咸阳百姓谢罪,加倍赔偿百姓的损失。

    这一手当然起到了一定效果,看到百官之首兼项康亚叔的周曾都因为侵害百姓遭到重罚,汉廷重臣们果然还是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吃相,纷纷约束自己的子侄亲眷言行,至少在明面上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巧取豪夺,欺压百姓,其中郑布主动归还了一些自己在汾水侵占的田地,龙且也在项康的亲自劝说下做出保证,答应不再肆意滥杀奴隶仆役,官场风气有了明显好转。

    与此同时,经过与周曾、郦食其、周叔文武重臣的商议后,项康也正式做出了修筑新都的决定,选择以前秦留下的兴乐宫为核心,在渭水南岸修建一座规模庞大的新都城,以此加强京师的防御力量和有效管理,还有就是消弭关外百姓对咸阳的心理抵触,至于新都城的名字,当然被项康毫不犹豫的亲自定名为——长安!

    除此之外,项康又安排了专人主持,仔细绘量了秦始皇在咸阳北坂仿造的赵国王宫,由汉廷出钱出粮在邯郸重建毁于战火的赵国王宫,赠送给赵歇居住,也让赵歇在赵国王宫重建而成后迁都邯郸。

    项康这么重视赵国王宫的问题,原因有很多,第一当然是兑现自己向赵歇许下的承诺,以此暂时稳住赵歇和其他的异姓诸侯王,为自己逐步铲除诸侯王争取时间;第二则是赵歇如果继续定都巨鹿,就会继续保持与燕王臧荼的直接联系,惟有让赵歇迁都到了邯郸,项康才可以找借口在巨鹿郡和恒山郡驻扎汉廷直属的军队,切断赵歇和臧荼的军队联系预防万一。

    第三个原因同样重要,项康安排了负责重建赵国王宫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曾替项康发掘的前秦东陵侯邵平,如此做不但可以让邵平名正言顺的长留邯郸,还可以让邵平有资格有机会时常与赵歇见面,方便项康实施下一步的计划……

    只要有钱有粮,修建新都和重建赵国王宫的事当然好办,凭借着新式农具带来的生产技术大进步,内政的事情也颇为顺手,然而同样重要的军事方面却让项康皱眉,岭南的赵佗乘着秦末混战的机会,夺占了桂林郡和象郡,自封为南越武王,已经渐露尾大不掉的迹象,项康虽然采纳了张良的建议,派遣陈恢携带印信符节去招抚赵佗臣服,但是否能够成功目前还谁都没有把握。——而且就算招抚成功,汉廷将来也必须得用武力才能吞并南越,完成真正的统一大业。

    只想在岭南当土皇帝的赵佗还是最好对付的,最让项康头疼的仍然还是北面的匈奴问题,之前利用楚汉大战打得天翻地覆的机会,国力正处上升期的匈奴军队不但已经把魔爪重新伸进了重要无比的河套地区,还基本抢走了蒙括在秦朝时辛苦夺得的草原土地,同时不断越过长城,侵犯大汉的北方边陲,并且一度兵临汉廷北疆重镇马邑城下,先后多次入侵燕国的上谷、渔阳等地,给大汉帝国的北疆造成了巨大损失,也更加削弱了汉廷对燕国本就十分薄弱的控制力,给项康处理诸侯王问题埋下了无数隐患。

    在这个期间,李左车统领的汉军边防部队也是连吃败仗,屡屡被突然来袭的匈奴军队打得抱头鼠窜,被迫坚壁而守,虽说边疆汉军严格遵循李左车的要求,每遇敌袭就立即退往邻近的城池营垒自保,匈奴又缺乏攻坚武器和技术,拿汉军的坚固工事毫无办法,汉军每一次的损失都不是太大,可是积少成多下来,汉军的损失还是相当可观,另外为了让李左车在边疆长期驻军和练兵扩军,汉廷也付出了钱山粮海的巨大物资代价。

    在这样的情况下,汉廷百官对李左车的不满声音当然是充斥朝堂,多次有人进言上书,劝项康罢免久战无功的李左车,另选得力重臣守卫边疆,好在项康也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坚决不听这些其实也是出自忠心好意的谏言,咬牙力挺李左车,任由李左车在北疆连战连败,沉住了气不对匈奴采取任何大的动作,耐心只是与民休息,积蓄国力。

    也还好,项康也没有白白的辛苦忍耐,赤日炎炎的夏天刚刚过去,秋风渐渐吹起的时候,项康此前派去祁连山与月氏国联系的使者在辗转了数千里后,终于还是回到了咸阳,不但给项康带来了月氏国愿意与汉廷结盟对抗匈奴的喜讯,还带来了月氏国与汉廷的通好使者,项康闻讯大喜,除了命令娄敬等人好生款待月氏国使者外,又在第一时间派人向李左车知会这一消息,让李左车做到心里有底。

    这还不算,把知会消息的文书交给了信使后,项康又亲自向即将去与李左车联系的使者吩咐道:“顺便替朕给广武君带一个口信,就说这件事他可以见机行事,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可以把我们已经和月氏国结盟的消息主动泄露给匈奴蛮夷那边。”

    汉廷使者答应,当天就沿着驰道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