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流血之夜(第1/4页)
    但凡是还有一点希望,楚济联军的决策层就不会这么快下定决心发起突围。

    可是没办法,楚济联军是真的没希望了,本小利薄的济北军已经是再也拉不起一支象样的军队赶来增援,积小败为大败的西楚军又早就是元气大伤,机动兵力捉襟见肘,即便在江东淮南还能再组建一点军队,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北上前来解救被困的楚济联军——而更糟糕的是,人才逐渐凋零的西楚军后方,还再也找不出一个象样的大将统领援军,担起救援重任。

    最后再加上原本极有希望的齐国叛军也被汉军偏师在半途杀败,彻底粉碎了楚济联军就近获得增援的最后希望,所以楚济联军的决策层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决定乘着汉军整体实力暂时下降的机会,连夜发起突围撤退,保住西楚一方在北线的最后有生力量。

    也还好,虽然是在吃晚饭的时候才做出的这个重大决定,然而在此之前,早就明白局势不妙的楚济联军其实早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军队里一直囤积着大量的夜战火把和三天用的干粮,只要迅速发放到位,就足够九万多楚济联军将士在不必生火做饭的情况下直接撤退到汶水一线,同时弓箭、武器和军械等行军作战的必须之物,也已经提前装上了车,随时可以随军南下,所以最多只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做最后的准备,楚济联军就可以直接放弃营地发起突围。

    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尽可能的保住军队,冲出汉军的包围圈要想不遭受一些损失当然不可能,但是楚济联军毕竟元气尚存,只要编制不被汉军彻底杀乱,冲杀到了地势开阔的泰山山脉西部后,楚济联军还是有很大把握成编制转移南下,几乎不可能被汉军歼灭,同时失散的士卒也有很大希望自行撤退到汶水一线归队。

    也正因为如此,项庄和田达等人很快就商量决定兵分四队突围,让项家子弟中最为勇猛的项声与项悍二将率领一万六千军队担任开路先锋,田达率领余下的两万多济北军为第二队,项庄和刘老三统领西楚军主力为第三队,同样擅长打硬仗的季布率领一万五千军队殿后为第四队。同时项庄和田达等人又早早的传令军,明确要求在突围路上不幸失散的士卒自行南下,到博阳去与大队会合。

    突围时间被项庄等人选择了是夜的三更过半,也就是半夜的零点,计划在天明前突破汉军重兵守卫的英雄山防线,成编制转移到英雄山以西的地形相对开阔地带,利用黎明时的充足光线,应对汉军白天时大张旗鼓分派到西南面,最有可能埋伏在青龙山的伏兵。而经过了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后,还没到三更时分,楚济联军就已经做好了最后的突围准备。

    三更正时,九万多楚济联军将士依照命令,抓紧时间吃下了突围前的最后一顿夜宵,补充足了随身饮水,楚济联军的主要文武也最后一次齐聚帅帐,同饮壮行酒互道保重,彼此叮嘱一定要活着回到博阳重聚,不少人还流下了眼泪。然后在三更初刻过后,楚济联军的主要将领才各回本队,耐心等待约定的突围时间到来。

    零点时分终于到来,伴随着中军大帐帅旗的迅速落下,楚济联军的突围正式开始,紧闭多时的营门突然部开启后,西楚军大将项声与项悍并肩步出营门,后面的西楚军将士立即快步跟上,在不打火把的情况下,靠天上的月光照明,迅速完成了出营集结,然后列队冲向西北面山下的汉军围山防线。在此期间,田达亲自率领的济北军也以最快速度出营集结,准备担起后援重任。

    让项声与项悍率领的西楚军前队心中暗喜,他们都已经快步冲到了汉军拦路壕沟旁边了,壕沟对面的汉军哨兵竟然都还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发出警报,然后还是在西楚军将士开始把壕板搭设到了壕沟上时,壕沟对面的羊马墙背后才响起了汉军士卒的铜锣报警声音,西楚军敢死队也不犹豫,马上就踏板冲锋,越过壕沟杀向羊马墙后的汉军哨兵。

    靠着突然动手的先发优势,西楚军敢死队十分轻松的就杀散了匆忙起身拦截的汉军值夜军队,没给汉军将士把他们堵死在壕沟对面的机会,然而相应的,伴随着喊杀声大作,羊马墙背后的汉军营垒中也是铜锣震天,还匆匆点燃了设置在营中高处的烽火,向其他营地的汉军队伍发出警告,导致周边的几座汉军营垒中也迅速先后响起铜锣报警声音。

    见此情景,西楚军前队当然不敢有任何的怠慢,除了不断踏着壕板冲锋过壕增援敢死队外,又把随军带来的柴捆接连投入壕沟,紧急开辟更为宽敞的过壕道路。而与此同时,见行踪已泄,后面的楚济联军将士也马上紧急点燃火把,增加照明光线速冲锋下山,呐喊冲向汉军重点防御的金鸡岭西北面阵地。

    依然还是让楚济联军的开路前队欣喜若狂,在他们快如电光火石一般的冲击下,首当其冲的汉军营垒竟然被他们十分轻松的就突破了营门,匆忙起身的汉军将士还不敢与战,纷纷大呼小叫着冲出营地逃向其他营垒求救,西楚军将士大喜下也不迟疑,马上纵火点燃汉军营中的军帐、辎重和工事,破坏汉军营地的同时也制造更多火光为后队照明。

    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