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班门弄斧(第1/3页)
    ()    假如地势没有过于开阔的话,县西郊这一战,少帅军即便无法将把三川秦军彻底歼灭,最起码也能把三川秦军打得基本生活不能自理,再没有任何重新组建成军的希望,只可惜战场过于平坦,四面八方都是可以逃生的道路,再加上夜幕降临,追击困难,所以最后还是有四千多秦军的残兵败将侥幸摆脱了少帅军追杀,逃回了仍然还被秦军控制的昆阳小城。

    少帅军在这一战中的损失也相当不小,坚守高地和强行冲阵打的都是没办法投机取巧的硬仗,加在一起少帅军共计阵亡和重伤了一千七百多名士卒,还大部分都是精锐强兵,负伤的士卒更是达到了两千余人,伤亡占到了总兵力的一成以上,所以结束了追击战后,虽然已经收到细作探报,说是南阳郡守吕正带着南阳的秦军主力向县战场赶来,项康也不敢冒险再去主动决战,老老实实的带着少帅军主力赶紧撤回县,打算让士卒休整几天时间,然后再考虑如何对付南阳秦军。

    项康这个决定给了南阳秦军从容调整战术计划的机会,收到了杨熊惨败的消息后,已经带着南阳秦军赶到了昆阳的吕在大惊之余,除了命令军队暂时停止西进外,又匆匆召集军中文武,与众人讨论对策,结果也还别说,因为从来没和少帅军交过手的缘故,楞是有好几个秦军将领建议继续西进,乘着少帅军也蒙受了一定损失的机会,再和少帅军发起正面决战。

    吕的门客陈恢坚决反对西进,向吕指出道:“郡尊,贼军的兵力多达三万六千余人,今日即便蒙受了一定损失,兵力也肯定在三万以上,依然占据兵力优势。而且我军自组建以来,仅仅只是在南阳境内征讨过一些流寇,实际上经历的实战并不多,项康贼军却是横扫淮泗,从无败绩,又在中原战场力敌章邯上将军的麾下主力,还屡屡获胜,战场经验远在我们之上,贸然与这么强悍的贼军决战,实在有些托大弄险,一旦失败,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指出了继续西进的危险性后,陈恢又说道:“惟今之计,我们最好是尽快收拢从县逃来的大秦残兵,更进一步壮大我们的兵力,然后乘着贼军还来不及回兵昆阳的机会,尽快撤回叶县,凭借叶县战场的有利地形与贼军长期抗衡,如此方是上策。”

    吕捻着胡子盘算,半晌才问道:“那县怎么办?我们撤回了叶县,贼军肯定会乘机攻打县,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看着县被贼军攻破?”

    “郡尊,这个时候应该以保我们的军队为上。”陈恢十分冷静的说道:“保住了我们的军队,即便县暂时沦陷,将来我们也还有光复县的机会,但如果我们的军队有什么闪失,不要说是小小一座县了,就是南阳境都保不住。”

    吕是一个听得劝的人,听陈恢说得有理,又见杨熊已经惨败,再没有友军可以替自己分担压力,吕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说道:“先生言之有理,这个时候,我们是应该优先保军队为上,绝不能冒险去主动决战。就这么办,先把从县逃回来的大秦将士收拢,重新整编成军,然后尽快撤回叶县,到对我们有利的战场上去和贼军周旋。”

    杨熊的阵亡极大的方便了吕收编三川秦军,同时从秦军败兵口中得知了县大战的经过后,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的吕也十分庆幸自己听从了陈恢的劝阻,没有直接西进去和凶狠残暴的少帅军冒险决战,而迅速完成了整编工作后,吕留下颖川郡丞徐卫继续守卫昆阳,充当叶县的外围屏障,马上就带着南阳秦军撤回了叶县,在地形对秦军有利的叶县战场重新部署防御。

    事还没完,撤军返回叶县的路上,颇有些头脑的陈恢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乘着在路上暂时休息的机会,再次来到了吕的面前,向吕说道:“郡尊,小人有一个颇为大胆的想法,倘若郡尊依计而行,我军或许可以以弱胜强,彻底歼灭项康贼军,就是不知道郡尊是否愿意采纳。”

    “先生有歼灭项康贼军的妙计?”吕有些惊奇,忙说道:“快细细说来,让本官听听是什么妙计。”

    “妙计不敢当,只是一点粗浅计谋。”陈恢谦虚,然后才说道:“县失守基本已成定局,贼军拿下了县后,有三条路可以南下南阳腹地,一是叶县大路,二是县正南的小横山小路,三是县西南的大尖山这条小路,贼军探得我军退守叶县,知道大路难走,未必能有正面突破的希望,也很可能会生出走小路南下的念头。”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顺水推舟?利用这一点设法将贼军诱入狭窄小路,再乘机出兵光复县,扼守险要堵住小路出口,配合我们之前派往南阳腹地设防的偏师,把贼军主力堵死在深山之中,就完有可能把贼军彻底歼灭。”

    吕盘算,很快就说道:“主意倒是不错,但我们该如何把贼军诱入狭窄小路?”

    “诈降。”陈恢沉声说道:“让我们部署在南阳腹地的偏师出面诈降,诈称说愿意归降贼军,为项康贼军引路直接杀入关中腹地,项康小儿见有机会绕开我们重兵守卫的叶县,就很可能中计从小路直接南下,倘若天遂人愿,我们就有希望创造奇迹,歼项康逆贼这股危害天下的贼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