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上门提亲(第1/3页)
    ()    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四处混吃混喝确实会上瘾,九月二十五这天在冯仲家混了顿好吃好喝,才到了第二天早上,项家子弟就纷纷嚷嚷着要应邀去颜集亭拜访虞公,再到虞家去喝酒吃肉混吃混喝。

    项康试图继续阻拦项家兄弟,打算先想办法弄些象样的礼物再去拜会虞公,免得每次都去空手套白狼让虞家人看不起,还一度考虑弄一只叫花鸡带去给虞公做礼物。然而这次却连项家子弟中年龄最大的项庄都投了反对票,说道:“项康,每次都空手上门是有些过份,但是拿什么芈月鸡去送给虞家我看就免了,君子远庖厨,我们项家世代名门,拿吃食做礼物才更丢脸,更让人看不起。”

    项康仔细一想发现也是,旁边的项家子弟则纷纷催促,都说是反正拿不出什么象样的礼物,不如就这么空着手去,欠虞家的人情记在心里,等以后再回报,又说虞公是诚心相邀,如果推辞不去反倒是不给他面子。项康无奈,也只好抱着以后再还人情的心思点头,领了项家兄弟再次走出郡县,到邻郡邻县的颜集亭来拜会虞公注意是领,几次成功的混吃混喝、坑蒙拐骗和敲诈勒索下来,包括年龄最大的项庄和项冠在内,都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项康当成了自家兄弟的临时头目。

    还是到了颜集亭的虞家门前,项康才发现自己应该再坚持一下,改天再来拜会虞家,因为今天的虞家门前停有一辆涂着黑红彩漆的马车,用两匹毛色一样的黄马拉着,很明显正有客人前来拜访虞家,来人身份还注定不会简单。但是没办法,都已经到了大门口了也没办法回头,项康也只好在项家兄弟的簇拥下上前,向守门的虞家老仆表明身份和来意,请老仆代为通告。

    很是过了一段时间,虞家现在的家主虞间才快步走出门来,向项康等人拱手告罪道:“诸位公子见谅,家里正好来了客人,耽搁了些时间才出来迎侯,万望恕罪,万望恕罪。”

    项家兄弟也还算通情达理,知道虞家这会有客人,都没有计较虞间让自己在门外久等,都还礼表示不必介意,虞间也这才毕恭毕敬的把项家兄弟请进自家大门。结果进厅之后,虞家的客厅也果然正坐着几个客人,坐在首位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束冠深衣,衣饰甚是华贵,扁脸塌鼻容貌颇有些丑陋,气度却十分骄傲,看到项家兄弟在虞间的引领下进门,竟然连起身拱手的礼节都懒得行一个。

    “各位项公子,给你们介绍一下。”虞间给项家子弟引见那中年男子,道:“这位是我们凌县的右尉(相当于现在的县公安局局长),单敞单右尉。”

    言罢,虞间又给那单右尉引见项家子弟道:“单右尉,这几位公子都姓项,楚国名门项家之后。”

    看在虞间的面子上,项家兄弟都向那单右尉拱手行礼,尊称右尉,那单右尉却傲气惊人,不但不还礼,还把头一昂,大模大样的说道:“旧楚国的名门项家?旧楚国那个名门姓项?我怎么想不起来了?”

    “武信君项燕!”项庄大怒说道:“单右尉不会连我大父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吧?”

    “项燕?”那单右尉装模作样的想了想,说道:“想起来了,就是在蕲县打了败仗亡了整个楚国,抹脖子自杀那个项燕吧?”

    “你说什么?”项家兄弟个个暴跳如雷,项冠和项悍等人还下意识的去拔腰间宝剑,而坐在单右尉下首的几个男子也马上起身按剑,象是随时准备动手保护那单右尉。

    “各位项公子,息怒,息怒。”虞间赶紧向项家兄弟拱手作揖,连声说道:“诸位项公子,请看在老夫的薄面之上,暂息雷霆之怒,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劝着项家兄弟,虞间又向那单右尉拱手,语气带着哀求的说道:“单右尉,这几位项公子都是名门之后,请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他们客气些。”

    那单右尉用眼白居多的眼睛看了看项家兄弟,见项家兄弟人多势众个个带着刀剑,其中的项庄、项冠和项悍等人还人高马大,胳膊粗壮,显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知道真动起手来自己这边未必能占得了便宜,便勉强点了点头,说道:“各位项公子,不要介意,我不过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不必这么激动吧?”

    “我拿你大父开玩笑,你介不介意?”项冠怒吼。

    单右尉带来的人又去按剑,虞间赶紧又拱手作揖,满头大汗的哀求项家兄弟冷静,项康也知道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只能是站出来帮虞间劝说自家兄弟,又是使眼色又是好言宽慰,费了不小的劲,这才勉强把自家兄弟都给按了坐下,暂时结束了这场风波。

    确实是发自内心的看不起项家子弟,项家兄弟都坐下后,那单右尉也没给虞间和项家兄弟客套的时间,径直对虞间说道:“虞公,先说我们的事吧,刚才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我的儿子和你家的玉姝(女儿)郎才女貌,正是天生一对,给我个面子,就答应把你的玉姝嫁给我儿子吧。”

    说着,单右尉还拍了拍坐在自己旁边的华服青年,很明显那华服青年就是他的儿子,项康赶紧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