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彭城恶战(上)(第1/3页)
    ()    除了丁疾所部在相县打了一场规模不是很大的阻击战外,余下的战事其实都是少帅军的主动退却,并没有真正的力抵抗,所以彭城之战,实际上也是少帅军自起兵以来,第一次与秦廷直辖的秦军正规军交手,意义非常重大,少帅军也绝不能失败,否则的话,就算项康还有带着残兵败将逃往江东这个退路,少帅军这几个月南征北战辛苦打下来的城池土地也肯定得彻底化为乌有。

    少帅军将士也很清楚这点,所以章平率领的秦军偏师才刚抵达彭城近郊,城里城外的少帅军将士马上就笼罩在了一片紧张的气氛中,军队里不可避免的谣言四起,士卒争相传扬秦军正规军在相县前哨战中的强大战斗力,以少击多首尾难顾还照样把少帅军丁疾部抽得满地找牙的神勇表现,各级将领同样紧张万分,纷纷跑到代为掌管城外营地事务的项庄面前,打听项康这次到底打算如何抵挡秦军,士气斗志都明显不及之前那么高昂。

    这点也不能怪少帅军将士胆怯无能,主要还是章邯所部的秦军之前打得实在是太漂亮了,轻而易举的歼灭张楚西征军主力不说,又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把西线的张楚军队杀得是屁滚尿流,土崩瓦解,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攻破了张楚国都,再加上相县大战少帅军丁疾所部又倒了八辈子血霉,碰巧撞上了秦军正规军的陇西精锐,输得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所以少帅军将士也难免要草木皆兵,畏敌如虎。

    已经在实战中积累了不少经验的项庄迅速发现这一危险,当天傍晚就派人进城向项康禀报这一情况,项康也马上拿定主意,决定在第二天就把自己的指挥部搬迁到城外营中,以此稳定人心,鼓舞士气,让自己信得过的项声率军守卫彭城城池,又从自己直属的中军队伍里抽调了一支千人队给项声补强兵力,防范秦军绕过少帅军的城外营地,直接偷袭彭城。

    对此,喜欢光明正大的范老头倒是高举双手支持,觉得项康总算是雄起了一把,周曾却颇有一些担心,向项康提醒道:“少帅,还是小心点的好,暴秦军队势大,你出城了以后,城里只怕会有人生出异心,尤其是之前向我们献城的彭城县令王咏,他可是一个见钱眼开随风倒的人。”

    “放心,我会叫项声仔细小心的。”项康答道:“王咏那边也没事,他如果敢有异心,我自然会有办法对付他。”

    做好了必须的充分安排后,次日一早,项康便在漫天的风雪中带着自己的亲兵队走出了彭城,把自己的指挥部转移到了彭城西门外的少帅军主力营地中,至此,少帅军的彭城驻防也基本定形,项声率军四千守城,城外的营地之中则集结了项康目前能够动用的所有机动兵力,数量一举突破两万人,也彻底打破了少帅军此前在一个战场上动用的兵力最高记录。

    但是很可惜,少帅军的兵力仍然远远处于下风,章平的军队是五万人,再加上奉命赶来增援的砀郡秦军六千余人,秦军的总兵力便达到了五万六千之多,即便留下了三千军队守卫之前夺占的相县和萧县等地,前线兵力也仍然超过少帅军的总兵力一倍都还不止。而更让项康忧心忡忡的是,章平军中还有着数量不明的秦军陇西精锐,这些精锐部队不但装备比少帅军更好,战斗力也比少帅军的精锐部队更强,一旦出手,同等兵力的条件下,少帅军注定没有任何胜算。

    生死关头,再是如何的忧心忡忡,项康当然也不敢流露出来,所以把指挥部搬迁到城外大营中后,召开的首个作战会议上,项康的神情也依然和平时一样的轻松自如,和麾下众将有说有笑,就好象心里半点都不紧张一样。而当少帅军众将问起这一场仗如何打时,项康马上就微笑说道:“当然是以守为主,暴秦军队远道而来,粮草辎重无法保证稳定供给,这么好的机会,我们凭什么还要急着发起决战?难道我们还是暴秦治下的屁民,还要帮暴秦军队节约粮草?”

    众将大笑,项康又笑着说道:“顺便再告诉大家几个好消息,我们的元帅项柱国已经送来书信,说他马上就要率领我们楚国的江东精锐北渡长江,来彭城增援我们。冯仲将军那边,也马上就要率领我们的南线军队从九江北上,走驰道过来增援我们。另外我们北部的刘季刘沛公,为了答谢我们上次帮他保住丰邑,也要亲自率军南下来增援我们。顺利的话,我们的总兵力很快就要反超暴秦军队了。”

    平时不爱说大话假话有一个好处,就是突然撒谎别人很容易相信,所以听了项康随口捏造的喜讯之后,少帅军众将顿时就轻松了不少,心情也不再那么紧张。项康则又说道:“好了,情况大家都知道了,别急,用不着急着和暴秦军队决战,先把免战牌挂出去,专心闭营坚守。暴秦军队如果喜欢来攻营,就让他们来好了,我们只守不战,看他们怎么攻破我们辛苦修建的坚固营地。”

    众将唱诺,然后当然有人好奇问起什么是免战牌,项康也这才想起免战牌好象是演义评书里的玩意,可话已出口,项康还是叫人取来了一块大木牌,让周曾提笔在木牌上写下‘免战’两个大字,叫人挂到了自军的营门之上,用演义评书里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