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鹬蚌相争(第1/4页)
    ()    派人和东阳义军首领陈婴联系是张良的主意,早在与秦嘉敲定了联手南征的时候,张良就建议项伯先下手为强,立即派人寄书联系陈婴,劝说起兵后一直没有采取扩张行动的陈婴加入少帅军,与项伯父子率领的少帅军偏师联手拿下东海郡的南部诸城,项伯也当即采纳,安排了两个刚从下邳赶来和张良会合的张良家人携书南下,联络陈婴尝试招抚。

    项伯也万没想到这个举动会成为自己后来的救命稻草,以太上主将的身份领着儿子和少帅军偏师南下的时候,项伯叫那个意气风发啊,也不象项康那么寒酸的骑马行进,直接叫儿子给自己准备了一辆华美的朱漆大车,用四匹马拉动,坐在车上是得意洋洋,风光不可一世,派头直接就把统帅少帅军主力的不孝侄子给比了下去。

    初期的战事也让项伯十分方向,与秦嘉军分头南下间,沿途所经的亭舍只要是看到了少帅军的旗帜,就没有一个亭长不是马上乖乖的开门投降,领着亭卒跪伏在路边恭迎项伯的大驾光临,心情极好的项伯吩咐一声不得伤害准与投降,那些亭长和亭卒又马上是磕头如鸡啄米,感激涕零的叩谢项伯的活命大恩。同时不愿继续忍受秦廷残暴统治的乡民百姓也踊跃投军,让少帅军偏师的兵力迅速突破了两千人,项伯也喜上眉梢,益发相信自己这次必然能够拉起一支强大的军队,与不过是运气好才走到今天的项康分庭抗礼。

    然而在探听到秦嘉军的扩张速度后,项伯就逐渐有些沉不住气了,从另外一条路南下的秦嘉军每到一地,除了尽掠民间钱粮物资之外,又连拉带哄的强迫当地青壮百姓入伍,甚至就连没有成年的半大孩子都不放过,扩军速度远超少帅军,路还没有走得一半,秦嘉就一口气收编了将近两千兵力。项伯闻报当然是艳羡无比,还一度想要效仿,幸得张良和项猷死死拉住,项伯这才悻悻作罢。

    更让项伯不满的还在后面,一路势不可挡的抵达淮阴北郊之后,少帅军偏师虽然如期与秦嘉军会了师,然而因为秦军已经没收了附近所有船只的缘故,少帅军偏师和秦嘉军要想过河攻城,就必须得靠木筏抢渡淮河,搭起浮桥才能让军队过河。结果在讨论究竟由那一支军队担起抢渡重任时,性格十分相似的项伯和秦嘉就发生了第一次激烈的争执。

    争执的原因当然是项伯和秦嘉都不想吃亏,都只想占对方的便宜,都希望对方去冒这个险,还谁也不肯让步,争得脸红脖子粗都没讨论出什么结果。最后不得不以拈阄决定由谁去负责抢渡,结果项伯的手气还算不错,总算是拈到了便宜,秦嘉垂头丧气,可是又毫无办法,也只好愿赌服输,乖乖的接受了这个任务。

    事实证明秦嘉军挑不起这个重担,素质低下的秦嘉军驾驶木筏向对岸发起冲击时,南逃到了这里的秦军大将关护领着淮阴秦军只是几轮箭雨,秦嘉军的木筏队就马上乱成一团,继而迅速的七零八落,士卒逃亡的逃亡,落水的落水,还反复几次都是如此,秦军将士在淮河南岸哈哈大笑,秦嘉在北岸破口大骂,项伯却是幸灾乐祸的偷偷暗笑。

    秦嘉军的抢渡失败之后,按理来说是应该轮到少帅军发起抢渡了,然而项伯为了保存实力,却借口秦嘉拈到了阄,必须由秦嘉军继续发起抢渡,还连张良出面劝说都没有作用。秦嘉暴跳如雷,气得直接说出了分道扬镳的话,项伯没有信心独自拿下淮阴城,也只好在张良的继续说就坡下驴,同意了让少帅军发起抢渡。

    在付出了一定代价之后,也因为淮阴秦军不愿在野战中拼光实力的缘故,素质相对比较高的少帅军将士终于还是冲过了淮河,搭建起了过河浮桥。不过新的麻烦又很快到来,究竟应该由那一支军队担起攻城重任呢?

    这次没拈阄,各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讨论了许久,项伯和秦嘉各让一步获得结果,决定由兵力比较单薄的少帅军负责攻打淮阴西门,兵力雄厚的秦嘉军负责攻打淮阴的南门和东门,然后那一支军队先打进淮阴城里,谁就获得城里的六成钱粮。

    看似公平的攻城任务分配,换来的是大家的一起出工不出力,都不想拼光本钱,项伯和秦嘉指挥的军队每次都是只冲到城下象征性的吆喝几声,然后很快就在秦军的反击下落荒而逃,不但没有一个愿意真的卖力攻城,还一直紧盯着对方,不断指责对方偷懒懈怠,只想占便宜不想吃亏,矛盾大起,也弄得指挥守城的秦军大将关护莫名其妙,搔着头奇怪的说道:“项康这股逆贼,怎么变弱了这么多?打凌县的时候,他们如果也是这个样子,本官怎么会把凌县给丢掉?”

    这样的攻城如果真的拿得下历史名城淮阴,那真的是只有鬼会相信。而期间张良虽然也帮项伯谋划了几个攻城战术,还劝项伯以大局为重,不要过于贪图保存实力,然而无用,脱离了项康指挥的少帅军就象是换了一支军队,再加上项伯的自私和秦嘉的不肯力配合,即便张良的战术再是如何的正确合理,执行不到位也是徒劳一场,始终拿不下淮阴城不说,军心士气还受到了巨大影响。张良束手无策,也不得不承认项康把项伯撵到南线确实是一手高招,让性格